2010年6月26日星期六

老黄。

老黄与他的霹雳神经娇娃!

父亲节隔天我才发现父亲节过了,亏我当天人还在家乡,没庆祝、没表示。人家常说,爸爸容易被忽略,这若非道理,那就应该是魔咒了。

福州人说话很大声,在我们乡下的咖啡店,福州人对话就像吵架。老黄,就我爸爸,他是非典型福州人的代表。他们一家人讲话都轻声细语,尤其跟我伯伯对话时,斯文得好像在讲悄悄话,反之,刘炳香是客家妹,讲起话来连吼带骂,全世界也只有她老公受得了她。

老黄的老实、斯文形象在村里出了名,跟他说话,要很注意、留心才听得见他的蚊子声。我朋友曾告诉过我,有次下大雨,老黄在她家做客,她全程听不见老黄在说啥,只看见老黄嘴唇在动,好像被消音一样。我觉得这位朋友真的是没有练过,像我们这种从小被“训练”过的,即使倾盆大雨也不是问题。

刘炳香好像从来没接受过老黄说法的方式,她没耐性,加上不专心,导致老黄常莫名其妙挨骂。我记得有次刘炳香打电话回家,老黄去接,呢呢喃喃地讲,突然我们听到话筒传来刘炳香爆玻璃式的声音:“把电话放去你嘴巴那边讲!我听不到你讲什么鬼啦!换人!”老黄放下听筒说:“你来,妈妈跟你讲。”然后转身去做他的东西,EQ高到一种境界,完全不受影响,刘炳香是白吼了。

以前老黄话很少,近几年有越来越啰嗦的趋势。每次载他去逛街,他就一路讲到下车为止,让你无处可逃。那天忍不住问他:“爸,你有没有发现,你越来越长气?”老黄答案很绝,他说:“你每次都心不在焉,眼睛都看别的地方,都没有听我讲,我不就多讲几次啦!”我佩服起他来了,原来,他观察力不错。

尽管老黄在忍受刘炳香时的EQ超高,但是他的行动力很快,给你很大压力。就像他每次说:“走,我们去喝茶。”一家人去到Mamak档,他三两口就把咖啡喝完,然后火速去付钱,接着走到电单车那边……等。他实在不懂“喝茶”的意义,有次我妹就说:“喂,刘炳香,做么你老公酱子的?”刘炳香慢条斯理拿着杯子说:“好,我甩掉他!”

老黄一直默默地陪着我们长大,默默地忍受我们对他的无理取闹,这么多年来,吃掉我们不喜欢的食物,我一直都没发现我有这个坏习惯,从小到大,举凡吃不完的、不好吃的,刘炳香都会说:“给爸爸!”接着我们就会把食物摔到老黄的盘子里去,长大后到阿姨家住时,把不喜欢的食物丢到姨丈的盘子里,他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当头棒喝。

老黄是上一代的人,没有这一代人的小聪明,却有他那一代人的大智慧,他是我们生活中的一尊活古董,代沟是肯定的,但那不重要,我们爱他就好。

3 条评论:

波波 说...

感动。爱就是这个样子的,你好我爱你。你不好,我还是爱你。
我说的,是老黄的爱。

lkf 说...

有女如此,老黄一生,足矣!

Jin Jing 说...

波波:

我感动你的感动。


lkf:

谢谢你的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