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9日星期三

靓靓在哭泣。

朋友问候,最近可好?我答,自从熊猫被改名之后,我备受关注。


首相宣布熊猫新名字那天,我没上班,我家执总高人率先开第一枪,在新闻平台内发表内容如下。

“听电台报道,在大马国家动物园的母熊猫,溜进了《南洋商报》新山办事处。(真真假假,但也不要掉以轻心。)”

上一秒还在新闻室大聊世界杯的几个家伙,立刻停止讨论,还以为高人在讲大家有工不做在吹水,接着私下带着一丝惊吓兼好奇互问:他在讲什么?

一直到新闻简讯出来后,大家才恍然大悟,原来高人在开玩笑,呵呵,由此可见,大家多么敬畏高人,连他开的玩笑,不敢问也不敢乱笑。

接着,我的恶梦开始了。

当下我当然不晓得“靓靓”是怎么了,电话不是有朋友莫名其妙的问候,有些写了“靓靓”两个字,我回复:做么?然后没有下文。

然后的然后,有人陆续在我面子书贴新闻,说会来看我的云云,我才完全得知,靓靓是熊猫的新名字!

我也没有与熊猫完全撞名,至少我还有“黄金”。

尽管陆陆续续有人来问我:竹子好吃吗?笋好吃吗?我会带竹子去看你的bla bla bla一大堆的“问候”,我也当作友人之间的新话题,欣然接受这一波又一波的关心。

说真的,虽然我不太认同为熊猫改新名字,想必它们还是对“福娃”与“凤仪”的原名有反应,为熊猫取名字也是一项为熊猫馆造势的活动,我没有太大的意见。

可是,有些朋友真的“入戏太深”,玩笑开得太过火,我实在不想应酬。

几天前,一长辈发信息来说,人家为熊猫取名“靓靓”得到一辆车当礼物,我叫你“靓靓”什么都没有!到底是熊猫有价还是你有价?

我回他:我乃独一无二,无价。

我以为话题就此结束,他继续:人家有车,我有什么?我沉住气回:我没有办比赛呀!

他继续:不是你没办比赛的问题,是你不懂得做人!连一包饼都没送我!

人的忍耐度,真的是有限的,这个玩笑的尺度,我是有火滚到一下,不就是“靓靓”的话题而已吗?分寸,真的不是人人都有。

还是刘炳(秉)香的玩笑比较有水准。

她说,之前还在笑同事的儿子取名“安安”,是熊猫的名字,怎么知道“靓靓”也是熊猫名!

“原来,这就叫现世报啊!”她说。

为了奖励刘炳(秉)香种下的因果,找天请她吃笋吃竹子去!

1 条评论:

波波 说...

足見靚靚是好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