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29日星期六

Yo!投诉?

投诉无限好~哈哈哈,天色已黄昏,哈哈哈~

这是早前我采访陈奕迅演唱后,连同新闻一同出街的采访手记,请各路英雄好汉先过目……

采访手记:下次不要这样,好不好?

一场演唱会需要观众的投入参与,然而要全场“High翻天”,歌迷也等于参加一场运动会,需要充沛的精神与体力。那么,一场“站着”观赏的演唱会更不必说。

主办单位为了“全场投入”,连媒体区也删掉,尽管反映了采访媒体若有位子坐会“好很多”,公关小姐的答案是:“我们希望媒体也一起Enjoy咯~”我觉得这真是一个“天真”的决定。


为了“Enjoy”所谓的“Enjoy”,记者们挤在歌迷群中采访,当全场高举双手一起High时,忙着抄写的记者,左边被某个肚腩撞一下,右边又被某个臀部推一下。当人高马大的男歌迷挡在我们视线前面,看不见台上的Eason,记者们开始慌,于是退到“人烟稀少”的区块,只能从远处“眺望”Eason,近3小时的“站立式”工作,加上又要“Enjoy”,也实在为难。

人潮散去,歌迷心满意足地回家,洗个热水澡,让Eason继续在梦里唱、梦里跳。记者咧?打搞打到半夜,体力已分给可怜的双脚,要向谁追讨?这么精彩的演唱会,如果不用报道,我也不好意思去计较。乖乖啦,下次不要这样,好不好?

看完了hor?O不OK?我feel到你在点头了,这手记没有问题吧?好,我现在跟你说,只有你才知道,南洋的读者也不知道的(懒神秘酱~),因为这篇手记,我被主办单位投诉!

是,我听到你心理在喊:“吓?做么咧?”很奇怪是不是?姐姐告诉你哦,姐姐被投诉是因为写了太多“真心话”,就像大莉娟同学传来关心的SMS一样:靓,太诚实会得罪人哦~

广告部以主办单位是大客户为由,要求我们下笔前三思,千万不要得罪“金主”。我明白的,但是我觉得采访手记是整个报道最精彩的部分,毕竟能“逼”到我写采访手记的新闻实在少,个人觉得这相当“难得”与“珍贵”,而且这篇包装到够力的手记,温和到像Pussy Cat,喵~

主办单位E来的投诉信,辗转CC到主管、高层甚至总编辑,我没有亲耳听到老总说,但是我也“辗转”知道老总淡淡回了一句话:我相信我的记者,这个投诉,不用理它。

让我忍着暗笑,狗腿地说一句:老总,来Give Me Five!一个团队!Yeah!

2009年8月26日星期三

赢了咯,华叔!


早早这样,不是好咯!

累积一整个星期的疲惫,就在昨日干完那场机场追逐战,安安稳稳地睡一夜,一觉醒来看见那张“十指紧扣”的照片,心理穿过一阵暖流。华叔,早早这样不是好咯。

从朱爸爸咽下最后一口气开始,全世界陪他那影帝“孝婿”演了一场剧情峰回路转、高潮迭起、险象环生、有血有泪、可歌可泣,分分钟耗资巨额的连续剧。如果那张十指紧扣的照片是这Part 1的大结局,大马帮的媒体即使有档期,相信都想辞演这种累死人的续集。

“上半场”的几天戏份,为了达到目的,有人扮跑步客在朱府外跑了2粒钟,有人借来附近小朋友的脚踏车然后还要踏坏,有人扮买房子混进去东张西望,有人潜入灵堂扮会馆代表,有人扮黑社会帮忙摆伞阵,有人躲在人群中扮路人,被一群遛狗安娣的谈话:“这里很多名种狗的啊!”吓到脸青青,心虚得以为安娣是在骂自己,因为狗啊狗啊……狗仔队啊……

除了演出戏中戏的累,我们这班“不是狗仔队却要act like狗仔队”的娱记,不时还有患上妄想症的戏份。朱爸爸出殡当天,敢说全世界的镜头都没有人拍到华叔,我们说完了,大家开始回去“写作文”吧,什么朱丽倩哭倒在华仔怀中,一家三口又干嘛干嘛的,毕竟这是我们的“幻想”,以为讲讲就算,结果真的有某国的媒体写出来,最犀利的是,该家报纸还不是香港的咧!

最难熬的是空等一天“等无人”,本地媒体在这出《朱家女婿奔丧记》的机场“杀青戏”,从早上7点等到傍晚5点,枯等一天结果只用了2分钟拍完华叔和朱小姐离马,那一霎那,实在是有要躺在机场地上打滚庆祝的冲动!

比起香港机场当晚,华叔牵着朱小姐的手走出来的轰动盛况,全港媒体大阵仗迎接这“世纪新闻”,我们的KLIA现场,6台报馆摄像机加一台独家电子媒体,手指头都算得出的“阵容”,娱记们还要上演“百米飞人”的糗样,“第一次”见华叔的娱记新人“玛丽亚凯莉”,还要从遥远的N闸口一边飞奔一边大喊:“A!A!A!A!”你知道她在喊啥吗?答案是:刘德华等人在A闸口出现啊!

华叔和朱小姐在KLIA已被拍到“十指紧扣”的画面,而在香港的拍到更多。最大分别的除了香港机场那批照片,华叔把咱们的朱小姐牵得更紧更牢外,不得不提那种轰动对比冷静场面的感觉。注意到吗,KLIA那张图,两人经过ATM时被拍下,身后还有路人在“按钱”,场面冷静得完全没让他feel到,二天各报封面就在他按下密码时诞生。

至于华叔这次送了大家这么多天的封面头条,从被千夫所指到Ending来个大逆转,偶像真的就是偶像,形象还是他最在乎的事。赢了咯,华叔!果然世界第一等啊你!

2009年8月17日星期一

新闻“X事件”。

写错“纵观线”的晴天霹雳,无论是开门见山的责骂,还是路边社传来的指指点点,纵贯线一夜之间变成我的紧箍咒,内疚与自责滚成头顶上的乌云,心情down了整个礼拜。

记者报道的Byline方式,真是“一念天堂,一念地狱”,人家要赞你有个目标,人家要杀你也有个对像。记者Byline是对新闻负责,说这句话的人,应该还搞不清楚新闻运作,就像生一个孩子不是“单”方面就行。

为什么会写错?哎,姐姐告诉你哦,这问题根本就是多余的!报纸出街了,错就是错,怎么解释都不会变成对的。以前我们家老总很残忍,写错字的报道会被“贴堂”,用很恐怖的红笔圈出来,贴在人来人往的采访部,路人抬头一看,盯着“XXX报道”,只有那位XXX会生不如死,其他没有登出名来的“经手人”,幸运地心知肚明就好。

痛过一次,真的会让人变得更加小心。那个自责与内疚不能让它们活太久,负面的情绪会影响工作心情,恍惚起来再错几次,到时真的要切腹了。如何杀死自责与内疚?我意外的用了一个很缺德但很有效的方法,就是听了比“纵观线”更荒唐的“X事件”!

我们家人手短缺到吊颈,我若放假,逼到副主编都要去表演“一打十”的采访工作,某天“直落三局”的记者会,3篇新闻让她写到凌晨3点,她向来挑错字最厉害,一个版若被她改,通常都是“血迹斑斑”,结果当天她累得几乎要拿牙签来撑眼皮,打出自己的名字报道后,竟然打出“摄影潘玮柏”!幸好当天排版编辑金星火眼改正回来,不然让“摄影潘玮柏”出街,也实在太夸张。

我安慰她幸好“摄影潘玮柏”紧急煞车,听说以前有同事误植“摄影姚长禄”,这个就是泼出去的水,搞到摄影组一班衰佬整天在喊“哇,我们组原来有姚长禄!”后来听混过雪隆组的辣椒说,不是记者的错,是排版的编辑在N次 Cut n Paste时闹出来的笑话。我说啊,那个“摄影姚长禄”旁边的记者名字,也一定想拿个褐色纸袋剪两个洞戴着出门,跟“姚长禄”一起去采访,压力都几大一下!

2009年8月13日星期四

2009年8月7日星期五

孝化,你才是有智慧。

孝化长了这么大,还真是三生有幸,恭逢其盛,能一次过看到三位偶像(不好意思,孝化生在70年代初,所以张小弟在孝化眼中,实在不能供奉为偶像)同台演出,实在不能用值回票价形容,简直是抵到烂!

孝化整晚,就是期待老老偶像罗大佑唱他的经典,还有期待中年偶像李宗盛多唱中年男人的心声,当然最期待的还是超级偶像周华健,用他最棒的歌喉唱出隽永的好歌,至于阿岳嘛……孝化就頷首而笑,不予置评了!

听了整晚,孝化还真是不甘心,为什么?好歌太多,唱的时间太少,而且好歌都只唱得点到为止,那种到喉不到胃的感觉真不爽!所以当阿岳很不识相地打岔,问:该唱再见了吧?孝化真想大吼:你自己再见吧!

对孝化这种要跨入中年的人來说,罗大佑,李宗盛,周华健及张震岳四个人的组合,恰好凑成代表不同年代,不同成长经历;所以他们的歌,都勾起孝化很多回忆,从童年到小学,中学到大学,然后到社会工作,都有他们不同年代的歌陪伴,这些共同的记忆,也是当晚近万名现场观众,共同的记忆,难怪现场成了大型的唱K现场。

听歌听到不够爽,但至少看台上四个人的互动,才是孝化觉得最爽的。

周华健的爽朗笑声依旧,还沒说笑话自己就先笑;罗大佑板着脸说话,却有莫名的幽默;李宗盛臻入化境,看透人生的自我调侃;张震岳酷酷的沒什么说话,被其他人窒也只是……

孝化真的觉得,当晚听歌其实不是最重要的了,而是听他们说话,看他们的表情,尤其是他们唱起<亡命之徒>,孝化突然觉得,那歌词写得太好了,写出不同年齡男人的困境与徬徨,再看看台上布滿岁月痕跡的四张脸,孝化內心是激动得无法说话,这才是整晚演唱会最棒的一刻!

当演唱会结束,人潮开始散去,孝化的朋友看着舞台上的KL Station字眼,久久,才说了一句话:纵贯线,不……他们不只是纵贯岁月,他们是纵观了人生,所以应该叫纵观线才对!

过了几天,孝化看报纸,竟然看到纵贯线真的变成纵观线,差点从椅子上跌下來,邪!如果报纸不是打錯字,那真是太有“智慧”了!

文:孝化



转摘自《南洋商报》娱乐版专栏(8/8/2009)

2009年8月2日星期日

出发啦,不要问那路在哪……

穿越大江南北的“纵贯线Super Band”列车终于抵达吉隆坡站,万人搭上这班光阴列车,回到过去重温一首首生命记号之歌;纵观线4位足以压坏舞台的重量级成员分别是罗大佑、李宗盛、周华健和张震岳,4人谈谈哼哼、笑笑唱唱……

这是一场被罗大佑誉为“四代同堂”的演唱会,4位团员个别代表了不同年代音乐人的面貌,从罗大佑的不忿到李宗盛的看透、再来周华健的亲和到向爸妈“要钱”的张震岳,集合首首跨越年代流行歌曲,周华健说:“纵贯线是一班光阴的列车。”好歌如何鉴证?相信岁月就是最好的“检票员”,而台下年龄层异常“悬殊”的“搭客”,少了“粉丝路线”站起来的疯狂呐喊,但相信都是用力鼓掌,同时内心澎湃!

时光交错是件有趣的事,正如罗大佑说:“1974年我写了《歌》,1974年并没什么特别,却生了一个人叫张震岳,他是非常孝顺的孩子,因每一首歌都有爸爸妈妈!”这是张震岳写歌的特色,不是明目张胆向父母要钱、就是随性地唱着“我爸爸当警察、妈妈没干嘛”;4人一起唱出“一天又一天,盼望长大的童年”,让人难得遇见张震岳的纯真,当4人呐喊“如果说你要离开我,把我的相片还给我!”,却“惊见”罗大佑如此的青春叛逆,以及台上的“零代沟”奇景!

纵贯线精彩语录:

周华健


·我上有高层,罗大佑和李宗盛是我的高层,下有底层张震岳,我不是高层也不是底层,我是夹层。我挑了罗大佑的歌来唱,也挑了李宗盛的歌,就是没有阿岳的,那个Rock Star,再来一个“爸爸我要钱”,这个境界很难达到,我会继续努力。

·参加纵贯线,我性格都变了,你看我的头发就知道,衣服还多了亮片,既然罗大佑也这样穿,我就没关系!

·李宗盛还在单身,是目前台上最有价值的,现场的每一位,包括男生都有机会,我唱完了不想去后台……会被打死,大家祝福我!

·爱情是难以理解的东西,看开就好,因为春去春会来。

李宗盛



·我们的老大叫罗大佑,我们是一个敬老尊贤的团体!

·爱情是难以理解的东西?什么花心?我写的歌跟他们不一样,没有那么可怜兮兮,什么东西就只有一个叫寂寞的东西……寂寞难耐啊……

·我是单身!我是单身!

罗大佑


·人生啊一辈子,要有三老政策,一点老本、几个老友,还有一个老伴。

·我应该在家吊点滴、坐轮椅,却被你们拉了出来唱歌,现在要从轮椅移到钢琴前,幸好钢琴是有轮的。

·现在是节目的高潮!

张震岳


·罗大佑:张震岳,《喝酒》!
·李宗盛:张震岳,女生~
·周华健:张震岳,我要钱!
·张震岳:……



这是我的部分报道摘录,想看图文并茂,今晚就买份《南洋商报》!是的,我就是如此地“硬销”!哇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