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17日星期二

我与他的无聊对话。

我:我美吗?(每天都要问。)
他:美。(回答过几万遍。)
我:10分有几分?
他:7分。
我:妈的……才7分?
他:7分很高了。
我:林志玲几分?
他:9分。
我:徐若萱几分?
他:8分。
我:范冰冰几分?
他:嗯……8分。
我:舒淇几分?
他:舒淇长得很奇怪,都不美的,7分咯!
我:我觉得她美哦,我跟舒淇同分啊?
他:嗯,你们同分。
我:哇哈哈哈哈!(开心到半死。)
他:舒淇美咩?不美咯……
我:侯佩岑几分?
他:侯佩岑好像老了很多……6分!
我:……
他:……
我:你妈妈几分?
他:9分!
我:刘炳香几分?
他:(想了想……)9分。
我:哇?是我只会给她4分半,哇哈哈哈哈!狡猾啊你,怕我回去爆料?
他:不可以这样,妈妈都是好的,要给高分!
我:……

2011年5月14日星期六

道长与大哥需要吊水的一夜。

有时我都分不清自己是很忙还是很懒,部落格被我荒置到如此地步。大狮子昨天来电,我问他,你知道我最近搞什么?他答:你最近看书咯,部落格那边还写书评……

有点羞愧,那些写很久的了。

最近我干了什么来?哦对,我去听了梁文道跟李宗盛的讲座,原本回来很有冲动写些什么,却在当晚从讲座回程时,致电给Ken大骂了一轮,隔天跟宇恒再骂一遍,一直被我拿来当话题,到最后好像骂到尽了,忘了要写什么。

那场讲座,除了梁文道与李宗盛的之外,其他的角色都很值得被批评。主办单位请来两位重量级人马,现场观众入席率不及7成,以两位的号召力,全场爆满绰绰有余,因此,宣传不足还是不行,这是个问号。

再来是观众,说得贴切一点的是,那些在问答环节站起来发问的观众。出席过不少讲座会,发现站起来发问的童鞋们,大概在家只听两首歌《不顾一切》和《勇气》。我举例当晚两位“勇者”的提问,一位来自马大创作坊的童鞋,他说创作最大的限制来自于校方不让学生办音乐会,音乐会门票难卖,then一些人觉得他们的创作不好听(下删300字)……

我说这位童鞋真的很很很可爱,可爱到我想捏他的脸蛋,一直捏到黑青为止!他把李宗盛当他们家大学的校长还是学生事务部主任?能够遇上音乐教父竟然问这么“可爱”的问题,感谢他自爆是马来亚大学的童鞋,我想他的学长姐们,一定“无比光荣”。

还有一位叔叔级的评论人,站起来滔滔不绝地发表他对李宗盛敬仰与爱慕,他当着全场观众说,最爱的台湾歌手有4个,第一是罗大佑、李宗盛排名第二,第三是黄舒骏,第四是陈升,只是最后他又说,最爱的还是李宗盛的创作,立场实在摇摆。

然后?没有然后。我隐约get到他最后说的,好的作品,是要经得起考验。他要问什么?没有,仅仅站起来对大哥表白,然后再发表对大哥歌曲的迷恋,哦对,他还说听两句大哥的歌,眼泪就在眼眶打转。我说啊,新闻评论人,遇到偶像也会失控,大家要体谅。

我是去到现场才知道台上多了一位“本地时事评论人”。我不晓得主办单位的用意何在,把一个与主题无关的人硬摆在这个谈音乐文化的台上,导致他所说的,都曝露了自己对本地音乐发展的无知与误解,整晚他就情绪很激动,不断问李宗盛“这个有问题吗?那个有问题吗?”

大哥谈的是未来与方向,他越是将话题往后扯,我觉得他听不懂大哥的意思,这才是最大问题,他擅长的功夫不在此,硬逼着班门弄斧,很尴尬。谈音乐,其实还有更适合的人选,例如彭学斌,还有管启源。

整个晚上下来,还在感冒的梁文道应该可以直接去医院吊水,顺便也给李宗盛吊一包,一个被激到脸青唇白,一个则面红耳赤,实在不好意思。

当晚的主持人叫秋月,个人认为当晚由胡渐彪来主持更对味,跟那位可爱的童鞋一样,他也是来自马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