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3日星期二

过年啦!发啊!


(图:我和我亲爱的外婆。)

回想起整个新年干了什么,几乎只想得起一个感觉叫“累”。

外婆搬到新山的舅舅家住,二十几年回昔加末拜年的习惯,今年换了路途更遥远的新山,终于明白了,怎么每次过年回外婆家,新山来的舅舅姨丈们都一直躺着,现在换我摊在外婆的床上,连牌都懒得玩了。

今年依然有红包收,尽管几年前已被嫌弃:这家伙怎么还在拿红包!好友阿蕾是大方的安娣,自结婚以来,红包少不了我和淑玲的份儿;今年我还破天荒拿到表妹给的红包,她边给边说:“给你红包,反省一下!”来吧,谁还要我“反省”的,多多益善,尽管来吧!

大年初四,刘炳香大寿,又是当司机载一家大小去玩,去看了《赤壁:决战天下》,N年没进电影院看戏的老爸说好看,刘炳香也至少没有在戏院睡着,晚上去吃了因客似云来而把福州面煮太“绵”的晚餐,说好要煮红鸡蛋给刘炳香,最后没有做到却让她切了2次生日蛋糕,那个蛋糕,也是要用鸡蛋做的嘛,我扯!

新年进步啊……哦,黄义琴有进步,找到一个心脏强壮且具有冒险精神的男朋友;刘炳香一年一年地切她的生日蛋糕;外婆还是一样觉得我年年长高(是她老了缩水啦)并叮咛我遇到困难时记得念喃无阿你陀佛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舅舅一样像打了羊胎素般长生不老,小朋友一年一年长大,老朋友一个一个娶的娶,嫁的嫁……

过年啦!发啊!

7 条评论:

eefui 说...

你恨嫁咩?

CK 说...

你!穿!旗!袍!
靚!神!可!嘉!

Jin Jing 说...

eefui:

我不恨嫁。

CK:

大惊小怪什么?我连唐朝古装都穿过,旗袍算什么?哈哈!

匿名 说...

结果新年没有见到你&淑玲....
(几时嫁???)

Jin Jing 说...

哇唠……匿名者,报上名来!

匿名 说...

哈~哈~那个说新年要约你们的徐小姐啰!(住新港那个咧~不会真的忘了我吧?)伤心哦~

Jin Jing 说...

哈哈,知道知道。是咯!忘记去跟你拿红包,错过了你第一年派的红包,遗憾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