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21日星期三

搭LRT的血泪史。

读了骨叮当的部落格,她近来换了工作,改搭轻快,她观察到LRT里的人生百态,勾起我许多当年的辛酸回忆。

我有3年的光景是搭公共交通上班的,记者这份职业,在我国“四不通,八不达”的交通系统里过日子,是一种神级的修炼,在此,我向日日还在与公共交通搏斗的媒体朋友鞠个躬。本公司前雪隆组同事李玮屏,搭交通工具采访N年,已把自己操练成一台人肉GPS,吉隆坡要重新规划交通,务必要把她请去当顾问。

从Wangsa Maju如何到Kelana Jaya上班的距离,大家不妨去量一量。还在培训实习时期,9点的新闻课,在午餐之前,我的眼睛是半开半关的,要命的是,我的位子是第一排,常因半瘫在椅子上听课,而遭老师投诉,然后被校长警告,我不敢告诉校长,当年中学上历史课,我都是直接趴着睡的。

搭交通工具采访,需要比采访时间预早1个半或2小时出发,我有许多宝贵的青春岁月,就是在转换巴士、LRT或的士时燃烧掉的。然而,雪隆所谓的公交没有存在“准时”的规矩里,搭了这么久巴士,从来不知道几点可以搭到巴士或LRT,只有来与不来,以及“肯定误点”的问题。

依据个人经验,在雪隆使用公交,是需要些许功夫底子才行。说搭LRT好了,搭客汹涌时,如何在不被吃豆腐的范围下挤进车厢内,这是只是基本功夫;再来,没位子坐只得拉着吊环,LRT突然紧急煞车,这时候就考验你Hold不Hold得住,什么“一个Move回来”,假的!LRT的速度,一个Break就可让你从第一个车厢滚到第二个。我有过好几次经验,LRT紧急刹车,整个车厢的搭客,乱七八糟地摔得满地,像保龄球瓶,我是唯一站得稳的人,当下我只有同情那些跌倒的Mak Cik,并无觉得自己侥幸。

再来,LRT里怪叔叔多,还是这个社会就是有很多变态佬?不管。有时在空荡荡的车厢里,几十个空位,他就挑你身边坐,这是很可怕的经历。还有那些借故碰撞你身体的色狼,幸亏我都闪得掉,不然就下车,搭下一趟,长期活在可能被非礼的阴影下,我连发梦都梦见自己在LRT里打色狼,若真的被我捉到,那色狼肯定会被我打到骨折,我连出什么招都想好了,随时ready出手。

在LRT里让位,也是很考智慧。有些不晓得是肚腩大,还是怀孕的妇女,常令人陷入挣扎。我让过座位给一位看起来60几岁的婆婆,岂知她大大声喊:“你以为我很老啊?你自己坐啦!”我心里Os:我也没有以为你很年轻咯……丢脸到不行。最后坐在我旁边的马来青年“硬硬来”,逼她坐乖乖坐下,我还回敬:“都叫你坐的啦!”婆婆还嘴硬说:“你要看书,我让你坐嘛!”我再呛:“我可以随时不看的!”两个在LRT里顶来顶去,我想当时同车厢的乘客,下了车后,一定有足够精彩的八卦,去跟朋友分享。

11 条评论:

波波 说...

有些不晓得是肚腩大,还是怀孕的妇女,常令人陷入挣扎。

這個我遇過2次,也扯了false alarm兩次。
不同的是反應,一個喜滋滋還跟她站著的朋友說大肚腩好。另外一個一邊啋啋連聲一邊用大屁股擠壓左右。讓我對左右好抱歉。

Jin Jing 说...

波波,

好久都没看到你留言咯,想念你呢。

大屁股那个,我理解。LRT的位子不大,屁股太大的人,会“出格”占到别人的空间。

还有手毛很多的人,被他“毛”到,也很鸡皮疙瘩。

波波 说...

哎呀留言少是因為你產量少呀,看看2012年還要3月都過了一半有多你才發了8條文咧~
不過,謝謝想我,哈哈哈哈哈(我是萬人迷)

Jin Jing 说...

波波,

产量少,一半原因来自没人留言,哈哈哈哈!

是是是,万人迷。

葱头 说...

其实我
还是有常常来看
你写的东西的

Jin Jing 说...

葱头,

可惜,都不留下你来过的痕迹。

看我部落格的,都是忍者,练有隐身术。

k 说...

希望此浮上水面动作有催稿作用...

骨叮当 说...

我试过你遇到的类似经验,不过对象换成是老公公。

我也是好心让位给他,结果他用广东话很大声说:“你以为阿伯我好老啊?你自己坐!”

弄到我超级丢脸,全部搭客看着我~~~

Jin Jing 说...

K什么K啦,兵马俑是吧?


骨叮当,

完全体会你的丢脸,好心被雷劈,就是这么一回事。

懒虫 说...

从来就对公共交通没好感
时间永远是别人来掌控

所以逼自己学会骑摩托和开车
也是拜我们良好的公共交通系统所赐呵。

Jin Jing 说...

懒虫,

是啊,拜我们“良好”的公共交通系统所赐,大家都被训练得很强,还有磨练出塞车逼出来的高E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