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28日星期三

杂记一篇。


女人是很可怕的动物,尤其是敷面膜的时候。

最近很忙,忙着适应重新当学生的脚步,忙着在工作上的盲盲碌碌,忙着充电,忙着耗尽,忙着生病。

人家财多身子弱,我口袋空空一样弱,有时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搞的。

我去报名念书了,这是每年在吹生日蜡烛时,我猛许了多年的愿望。想起前年到上海去了孔子庙,看到满树的许愿卡,我问管庙的人,是不是将卡片挂得越高就越灵验,还入乡随俗卷着舌头说:“给我拿张楼梯来呗!”对方笑笑说:“小姑娘,心诚则灵啊!”

过去一个星期,我“被灵验”地钉在课堂的椅子上,几天来因病而包着口罩,像在实验室里上中国思想与价值观。若是中文系,大概也逃不过这科目吧?若干年前我问过中文系毕业的同学,寒窗苦读的收获是什么,她答:都在学做人的大道理!当时我半懂,经过一个星期被孔子孟子老子庄子,再加个释迦牟尼,高尚情操与至上的伦理道德标准,一字一句像敲木鱼一般地敲得脑袋嗡嗡作响,觉得自己活得实在罪孽深重,这个社会真的需要感化啊!

我跟刘炳香说,又工作又念书真的不容易,她叫我那短期的人文课程就别上了,怎么行?那个好玩多了,不用做功课又不用考试,我说看书速度太慢,最直接的方式就是坐到课堂上去,知识直接灌进脑,小时候没有专心的天分,难得吃到这把年纪才有小小进步,又怎能轻易放弃?我上课时除了偶尔拿润肤霜出来涂几下之外,剩下的时间都在专心听课,我很乖的,那尊活兵马俑你给我听好好,没事不要那么八卦去我老师那边讲我坏话,懂吗?

哦,今天去巴刹吃早餐,那个买经济米粉的安娣(当然还有卖炒饭炒面炒果条啦!只是我偏食,安娣最清楚。)她竟然送我礼物,她去了韩国游玩,送我两张蔡依林代言的面膜当手信,实在让我受宠若惊,这礼物很温暖,开心到我词穷去形容那份单纯的快乐。

就这样,我破天荒敷着面膜来写blog。

3 条评论:

匿名 说...

上课涂面霜,就跟上课涂指甲油的人一样。。老师没赶你出去也客气了


活兵马俑

Jin Jing 说...

活兵马俑:

我的天!从你的留言来看,你严重缺乏护肤的常识。

润肤霜是涂在手,不是涂在脸的!涂脸前需要清洗+去角质+收缩水,如此大工程,跟涂指甲油一样(咦?你又懂涂指甲油大工程哦!)在上课做也实在太猖狂。

我的润肤霜是防双手干燥功能,涂抹的过程,只是比涂无比膏的面积大一些,懂吗?

实在给你“激”死!

eefui 说...

哈~潤肤霜能潤肤嗎?不就把一大堆的他學藥品涂在皮膚上?效果如何?有限吧,


還是多喝水,戴手套比較健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