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19日星期五

我有时也无法接受这么Blur的自己。

鸟兄那天一时兴起说想吃火锅,我说好啊好啊,火锅在我的排行榜仅此于日本餐,吃火锅是一种充满互动性质的活动,我爱那样的热闹气氛,于是我说多叫一些人吧,鸟问:“叫谁?”我纯粹把球丢给他,体育界的老油条,真的是打波出身的,立刻把球弹回给我。

于是,我们就4条人这么多去围炉,打麻将是刚刚好,吃火锅显得太单薄。不管!那天就算是狂风暴雨还是下冰雹,都要去吃就对了。

老头子的动物园火锅店,鸟与辣椒常在那边与一班老友劈酒厮混,火锅料要怎么点,轮不到我插手,反正我也没什么要求,我就等着吃就尽完责任。饮料送到后,食材一一上桌,辣椒于是开口了……

“陈春福,做么还没来?”

陈春福是谁?我这边先来跟大家报告一下。他是我们公司里的副老总,整天挂着一副慈祥的笑脸,对人彬彬有礼,尽管身为高层,却可以毫无架子地跟我们这班小混混一起吃饭喝茶车大炮,他对辣椒很照顾,除了鼓励她多写专题去参加新闻奖外,两人最大的互动,就是周末请辣椒顺便帮他打包烧鸡饭。

对我这类低级到无处可低的小记者,陈春福也是没放过鼓励我好好写稿的机会,他知道我是福州人,常笑着跟我说他唯一会说的福州话“卡流卡流”。猜不出什么意思吧?福州话是很深奥的方言,这里免费教你,“卡流”就是玩耍的意思,“卡流卡流”就是吃风或是去走走的说法。

辣椒叫陈春福来吃火锅,怎么不早说呢?虽然有点突兀,下班后还把高层拉来,但想想也没关系啦,陈春福人很好,我也不介意在下班后再把我“卡流”的时间分给他,同事之间要多交流,感情才会好。基于种种积少成多的理由,辣椒邀陈春福一起来吃火锅,是合理的。

于是我就问:“你叫陈春福来?他现在过来吗?”

这时,辣椒看着我,鸟兄也看着我……用的是同一个表情。

1秒。

2秒。

3秒。

鸟兄开始大笑。



辣椒就说……

























“我说,我叫的金针菇,做么还没有来!不是陈春福!”

9 条评论:

波波 说...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下雨的关系哎哟给我冷到~打冷震。金针菇跟陈春福两个大缆也扯不埋的物体兼发音到底是怎样被可怜地拉埋天窗的我天生愚钝竟然没想明白实在有够悲哀。

倒是,提醒了我今晚有人对我说这雨下得老了。。。

老兄呀,那是雨不是菜。。。要不要我去求观音灵符烧一道给你回魂?

Douglas 说...

难得糊涂...娱人娱己也算公德无量叻?! 大事有点精明,小事有点糊涂...C'est la vie无须太介怀.

P/S 晶晶是不是"实在远"的福州帮?

匿名 说...

哇哈哈哈哈哈~~~嗳哟,是我的错,是我的错,我老辣椒咬字不清,口齿不正,金针菇变成了陈春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northborneo 说...

还好没有叫奥萨马,全餐厅人跑光怎办?

Jin Jing 说...

波波:

好啦,我错我错。(可是,3搂的来自首了。)


Douglas:

没错,C'est la vie。哈!我是“永远平安”的福州派。


辣椒:

我真的听到陈春福咧!下次叫他一起,跟金针菇来个大团聚!



土地公:

火锅店又不是在美国,应该不会跑光啦!

Douglas 说...

"永远平安"好地方... 人杰地灵...光饼,红槽鸡/面线,福州鱼丸etc...想到就流口水,超好吃!!!

eefui 说...

"永遠平安"的玻璃擦得超亮的,呵呵

Jin Jing 说...

eefui:


这样酸人家,好咩?

Douglas 说...

NVM酸一酸无伤大雅,还可帮助“消化"叻~~~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