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2日星期日

出发啦,不要问那路在哪……

穿越大江南北的“纵贯线Super Band”列车终于抵达吉隆坡站,万人搭上这班光阴列车,回到过去重温一首首生命记号之歌;纵观线4位足以压坏舞台的重量级成员分别是罗大佑、李宗盛、周华健和张震岳,4人谈谈哼哼、笑笑唱唱……

这是一场被罗大佑誉为“四代同堂”的演唱会,4位团员个别代表了不同年代音乐人的面貌,从罗大佑的不忿到李宗盛的看透、再来周华健的亲和到向爸妈“要钱”的张震岳,集合首首跨越年代流行歌曲,周华健说:“纵贯线是一班光阴的列车。”好歌如何鉴证?相信岁月就是最好的“检票员”,而台下年龄层异常“悬殊”的“搭客”,少了“粉丝路线”站起来的疯狂呐喊,但相信都是用力鼓掌,同时内心澎湃!

时光交错是件有趣的事,正如罗大佑说:“1974年我写了《歌》,1974年并没什么特别,却生了一个人叫张震岳,他是非常孝顺的孩子,因每一首歌都有爸爸妈妈!”这是张震岳写歌的特色,不是明目张胆向父母要钱、就是随性地唱着“我爸爸当警察、妈妈没干嘛”;4人一起唱出“一天又一天,盼望长大的童年”,让人难得遇见张震岳的纯真,当4人呐喊“如果说你要离开我,把我的相片还给我!”,却“惊见”罗大佑如此的青春叛逆,以及台上的“零代沟”奇景!

纵贯线精彩语录:

周华健


·我上有高层,罗大佑和李宗盛是我的高层,下有底层张震岳,我不是高层也不是底层,我是夹层。我挑了罗大佑的歌来唱,也挑了李宗盛的歌,就是没有阿岳的,那个Rock Star,再来一个“爸爸我要钱”,这个境界很难达到,我会继续努力。

·参加纵贯线,我性格都变了,你看我的头发就知道,衣服还多了亮片,既然罗大佑也这样穿,我就没关系!

·李宗盛还在单身,是目前台上最有价值的,现场的每一位,包括男生都有机会,我唱完了不想去后台……会被打死,大家祝福我!

·爱情是难以理解的东西,看开就好,因为春去春会来。

李宗盛



·我们的老大叫罗大佑,我们是一个敬老尊贤的团体!

·爱情是难以理解的东西?什么花心?我写的歌跟他们不一样,没有那么可怜兮兮,什么东西就只有一个叫寂寞的东西……寂寞难耐啊……

·我是单身!我是单身!

罗大佑


·人生啊一辈子,要有三老政策,一点老本、几个老友,还有一个老伴。

·我应该在家吊点滴、坐轮椅,却被你们拉了出来唱歌,现在要从轮椅移到钢琴前,幸好钢琴是有轮的。

·现在是节目的高潮!

张震岳


·罗大佑:张震岳,《喝酒》!
·李宗盛:张震岳,女生~
·周华健:张震岳,我要钱!
·张震岳:……



这是我的部分报道摘录,想看图文并茂,今晚就买份《南洋商报》!是的,我就是如此地“硬销”!哇哈哈哈~


17 条评论:

逆风说话 说...

写得很好啊,
哪里有问题?

Jin Jing 说...

兵马俑:

都叫你看南洋咯!哎……

健偉 说...

我看新生活報的……

Jin Jing 说...

健伟:


传说中,你彷佛是《中国报》的人哦……再传说,你好像是南洋的“亲生子”呀!哈哈!

lck 说...

縱“觀”線出了問題。

Jin Jing 说...

LCK:


此外,也写得不好,尤其是看了各报的呈献后,难得一场万众瞩目的演唱会,被我写烂了,很自责……

匿名 说...

如此“烂”报道还敢叫人家去买一份来看?为何不能全文转载呢?别以为你的粒粒字很“矜贵”啊?

Jin Jing 说...

匿名的先生/小姐/人妖:

是啊,我~觉~得~报道是很烂!我对不起自己,对不起读者,很烂的报道买一份就好,平时哦,我都希望大家买10份!

(不好意思啊,我怕老总不小心看我的blog,我老总会玩facebook的,dont play play啊~)

我不爱全文转载,长篇大论贴在这里,影响视觉效果,所以删一下,让它有点层次感,读起来没有那么累。

谢谢你的留言,下次不要酱平凡当匿名者,不要学那个假假匿名的许国伟酱,明明是兵马俑,还学人家扮忍者。

匿名 说...

怎么称呼匿为人妖呢?明讽性向有问题的人?还是在高调踩变性人?您果然得罪人多。匿名的先生小姐就足够了,何必加写人妖多此一举呢?别以为自己是贩卖文字高手。对不起读者?你以为自己是名娱记咩?真给你炸到。

Jin Jing 说...

匿名的:


人妖本身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觉得“人妖”有问题的人。

别以为自己的贩卖文字高手?别以为自己是名记?你的留言老是在“警告”我“别以为……”

我只想着把工作做好,那些我没想过的“以为”,未来我也不想去思考。

不好意思呀,惹到你这么生气。谢谢你这么生气还要留言,我尊重你想说话的权力。

老实说,我也很荣幸地被你炸到。

匿名 说...

你说过不去看“縱贯線”会死,幸好你有去。有些人等人家给免费票,结果最后吃闭门羹,还说什么遗憾有价值来安慰自己,叫他去“死”吧。

Er 说...

匿名??得罪人多,不敢用真名?要插別人又不敢用真名,此乃懦夫也.

匿名 说...

那些大报的资深记者都没硬销自己的报纸,你以什么资格竟然敢死叫大家买10份,难怪你家的报份差强人意一直狂跌,我就是要给你老总知道,那又怎样?

匿名 说...

我看见那条“死鱼”删除人家的意见和批评及文章,显然的他承受不住舆论,还说什么“心胸豁达”。阿靓姐,你不会如此缺德吧?

匿名 说...

Er者:你也是那么没种是胆小的懦夫!不是吗?否则你的部落格也不会私密自爽。你最好不要公开共享,不然某某人群起攻击你吊你插皋你,看你怎么死。黄金靓这里欢迎大家来撒野来毒骂轰炸,吊Er超爽。

翼 说...

有火药味~
那位匿名兄是吃了炸药吗?
纯粹是音乐分享帖也要吵,
怀疑你的个人修养。。。

唯一 说...

虽然我和金靓姐彼此不认识,但我是他的部落格读者。
匿名,虽然言论自由,但你没有必要做出“那么。。。”的攻击吧。。。。
纯粹一篇简单的帖罢了嘛。。。。。
你的个人修养应该有点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