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14日星期六

道长与大哥需要吊水的一夜。

有时我都分不清自己是很忙还是很懒,部落格被我荒置到如此地步。大狮子昨天来电,我问他,你知道我最近搞什么?他答:你最近看书咯,部落格那边还写书评……

有点羞愧,那些写很久的了。

最近我干了什么来?哦对,我去听了梁文道跟李宗盛的讲座,原本回来很有冲动写些什么,却在当晚从讲座回程时,致电给Ken大骂了一轮,隔天跟宇恒再骂一遍,一直被我拿来当话题,到最后好像骂到尽了,忘了要写什么。

那场讲座,除了梁文道与李宗盛的之外,其他的角色都很值得被批评。主办单位请来两位重量级人马,现场观众入席率不及7成,以两位的号召力,全场爆满绰绰有余,因此,宣传不足还是不行,这是个问号。

再来是观众,说得贴切一点的是,那些在问答环节站起来发问的观众。出席过不少讲座会,发现站起来发问的童鞋们,大概在家只听两首歌《不顾一切》和《勇气》。我举例当晚两位“勇者”的提问,一位来自马大创作坊的童鞋,他说创作最大的限制来自于校方不让学生办音乐会,音乐会门票难卖,then一些人觉得他们的创作不好听(下删300字)……

我说这位童鞋真的很很很可爱,可爱到我想捏他的脸蛋,一直捏到黑青为止!他把李宗盛当他们家大学的校长还是学生事务部主任?能够遇上音乐教父竟然问这么“可爱”的问题,感谢他自爆是马来亚大学的童鞋,我想他的学长姐们,一定“无比光荣”。

还有一位叔叔级的评论人,站起来滔滔不绝地发表他对李宗盛敬仰与爱慕,他当着全场观众说,最爱的台湾歌手有4个,第一是罗大佑、李宗盛排名第二,第三是黄舒骏,第四是陈升,只是最后他又说,最爱的还是李宗盛的创作,立场实在摇摆。

然后?没有然后。我隐约get到他最后说的,好的作品,是要经得起考验。他要问什么?没有,仅仅站起来对大哥表白,然后再发表对大哥歌曲的迷恋,哦对,他还说听两句大哥的歌,眼泪就在眼眶打转。我说啊,新闻评论人,遇到偶像也会失控,大家要体谅。

我是去到现场才知道台上多了一位“本地时事评论人”。我不晓得主办单位的用意何在,把一个与主题无关的人硬摆在这个谈音乐文化的台上,导致他所说的,都曝露了自己对本地音乐发展的无知与误解,整晚他就情绪很激动,不断问李宗盛“这个有问题吗?那个有问题吗?”

大哥谈的是未来与方向,他越是将话题往后扯,我觉得他听不懂大哥的意思,这才是最大问题,他擅长的功夫不在此,硬逼着班门弄斧,很尴尬。谈音乐,其实还有更适合的人选,例如彭学斌,还有管启源。

整个晚上下来,还在感冒的梁文道应该可以直接去医院吊水,顺便也给李宗盛吊一包,一个被激到脸青唇白,一个则面红耳赤,实在不好意思。

当晚的主持人叫秋月,个人认为当晚由胡渐彪来主持更对味,跟那位可爱的童鞋一样,他也是来自马大的。

7 条评论:

波波 说...

讀了,哈哈大笑了。
最後主持人的大揭露最精彩。

Jin Jing 说...

波波:

当晚听完那位可爱的童鞋一发不可收拾的抱怨学校如何限制他们创作……与友人当下的想法就是:马大的学生素质,怎么这样?

后来想想,还是不要一竹竿打翻一船人,阿彪哥主持是不错的,尽管我不是他粉丝,但我给他这个肯定。

匿名 说...

你应该贴去FB。

还有,你应该贴去给那个主办单位看。

哈哙哈。

兵马俑

Jin Jing 说...

兵马俑:

贴在这边比较低调,FB围观者太多,我害羞……

eefui 说...

好笑好笑~借用一下...

匿名 说...

哈哈,提到马大学生素质这一块,我真的可以写个5万字的论文,unbelievable!

恭喜你,把想“踩”人的话变成了有涵养的不屑,这招厉害。



“大”狮子。

Jin Jing 说...

大狮子:

不晓得是大家对马大学生期望太高,还是现在的大专生,普遍都没什么想法?

哈,有涵养的不屑,亏你想得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