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16日星期六

写在悲伤之后。

悲伤的情绪,有时是一阵一阵的,更多时候是强忍压抑着,哽在喉咙的伤心,呼不出,吞不下,最难受。

6月11日晚上,秒针一过12.00AM,刘炳香手机响起。我们都知道,这次再也不是“彩排”,小阿姨哭得稀里哗啦,说外婆心跳停止了。

刘炳香望着我,眼眶红了,我说:“哈利路亚,感谢上帝,外婆解脱了。”我不想让刘炳香太激动,所以我拼命忍着,倔强是种遗传,正是来自外婆。

刘炳香顿时变成中央控制台,小舅舅在医院忙着处理外婆的后事,几天前当阿姨为外婆签下“生死状”后,就在家里standy by的大舅舅打来交代,寿板店明清晨从丁能出发,去接外婆回家。

办理后事真是一大考验,要忍着心中的悲伤,一一处理好多事情,不够淡定还真的不行。联络好,安排好后,刘炳香是睡不着的了,我说:“来,我们挑遗照。”我说别那么老土,用那种一看就是“车头照”的灵堂照,我几年前为外婆拍了一张在老家后门的“沙龙照”,那张不错。

我趁大家兵荒马乱之际,很有私心地替大家决定用那张遗照,刘炳香没说什么,她只是默默地说:“昨天早上看过外婆,我当作跟她告别了……”

打算回来,第二天早上去看她,我连最后一眼都看不到。外婆向来是这样的,说走就走,没有跟你拖拖拉拉,你看她挑的时间就知道,准准凌晨12点,一秒都不少。

来超渡的道士问小舅舅,你妈妈生前个性如何?小舅舅说:“慈爱,善良。”转过身笑嘻嘻说:“那个南无佬多来问,难道我会说‘我妈妈很恶毒?泼辣?” 我说,外婆是‘够力’!非常够力那种!够力搞笑。

还不是吗?老人家临终前还恶整了大家一顿。 插着的心电图,突然间嘟嘟嘟嘟……嘟……停止了,正如拍戏一样,不孝子孙围着,哭的哭,忍住哭的忍住。阿姨舅舅拍着她:“妈,一路好走啊……慢慢走啊……跟着爸爸走……跟着观音娘娘走啊……阿妈阿妈,无牵无挂地走啊……”

不对?心跳停止了,怎么老人家还在喘气?急急唤来医生,一阵手忙脚乱之后,搞不懂状况,一位资深护士经过,拉出电线说:“Oh,wayar jatuh sahaja!”插回去,老人家心跳继续……嘟嘟嘟地跳。

舅舅说,这个是“彩排”,一众子孙哭笑不得,老人家一定心里:“这班混球!老娘还没断气啦!”

外婆走着进医院,之后就躺着被抬出来。她恨死医院,插管子,接氧气,最早几天,通通被她拔掉,乘人不注意,还跳下床逃跑,被护士逮回来,86岁的老人家,多么顽强。大舅舅念她:“你再拔掉,很快就升天的了!”她回答:“那更好!”

家人都相信,她是升天去了。大舅舅一个月前去问神,神明突然提及,你家里有个老人家,救人无数,观音娘娘会带着她走的。外婆生前是乩童,往生时家人为她盖上了莲花被,据悉,这是观音娘娘交代N次的事,正如对国家有贡献的会盖国旗一样,莲花是观音的“旗’,出殡当天再为她盖一层披风,就是当年她起乩时穿的“战袍”,跟神台上的观音神像穿的,一模一样。

舅舅俯视棺木里的外婆说:“妈,最威水是你了!谁够资格盖莲花被?就是你了!”家人听了,心里都安慰,也就跟着相信了。

我们一家笃信基督教,亲戚都不勉强我们跟着去参与那些仪式。因为一份尊重,我们照做, 因为是外婆,我心甘情愿。老爸不太情愿,坐得远远地,吃花生看热闹,道士喊说:“是不是还有女婿没来?”刘炳香急急唤来老爸,老爸双膝一着地,道士招魂,立刻就丢到圣杯,这种事情,真是解释不来。

人家说,办丧事不能娱乐,刘家子孙完全脱序。道士在前面念经,我们在后面叽里呱啦,你有你念,我有我聊,大姨丈中了马票,大家忍不住喜悦,在后头咔咔笑;什么四面八方拜拜,什么时候转,什么时候拜?不懂?就你“笃”我一下,我“笃”你一下互相提醒,道士摆了两张椅子,给大家绕圈圈,刘炳香不在状况,搬走,后边的阿姨舅舅笑她:“厉害就好,不要假厉害!”

面对这班不孝子孙,那道士,差不多要吐血了……“不笑”,外婆会难过的,况且,外婆那么爱笑。

孙子们,行为更是升级!晚上守夜烧纸钱,阿宝表哥在棺木的另一端播放:“忘不了……忘不了……”吓得几个家伙鸡飞狗走。阿宝贼贼地说:“你们不觉得,这首歌很适合吗?”又过一阵子,远处的狗突然呜呜呜啼哭……靠!毛骨悚然之际,大舅舅解释说:“有母狗发情啦!傻仔!”谁知道?

这几天,家人都很希望梦见外婆,我妹第一个梦见了,她说:“外婆,在看大戏!”噢,看戏去了,真逍遥。如果她看见我们几天在道士身后耍宝,她也会大笑。

于是我们又相信,她去了一个没有痛苦的极乐世界,继续她的倔强,她的善良,她的够力,她的幽默搞笑,继续她对我们的爱,我们用怀念,与她相互呼应。


7 条评论:

匿名 说...

至看来不太需要节哀顺便的妳:节哀顺便。

k

Jin Jing 说...

K,

我尽量。

波波 说...

有些内伤需要时间来发作。
但是节哀也实在太门面,想了又想,还是什么也说不出。

Jin Jing 说...

波,

生离死别,每个人都得重蹈覆辙地去面对,你我都明白这人生过程,就好。

匿名 说...

你的文章写得真好,应投去商余版,这种才好看。

兵马俑

匿名 说...

我外婆去世的时候,我们子孙也是这样嘻嘻哈哈的,毕竟老人家也是高龄了,算是无憾。

Jin Jing 说...

兵马俑,

不了,刘炳香看了,会掉泪的。


匿名的朋友,

是啊,感觉像过年过节,我们也是在外婆家这么闹,她老人家也会跟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