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13日星期四

最后的告白。

亲爱的关心我的朋友们。

为了不想浪费我的唇舌,我选择在这里做一件相当不低调的事情。

前些日子我自己跟自己协议,从《南洋商报》娱乐记者退回一个单纯喜欢文字的路人位置。

我从这长达八年的工作生活的结构里面发现有许多蠢蠢欲动想改变的部分,花了很长时间学着狠下心肠学着去舍得去放下,终于在90%理智10%冲动的思绪中做了决定,然而对未来还是以射手座的白目冒险精神,充满探险般的期待,于是,在不舍中找到给自己最好的理由。

一路以来我们是同行、同事、朋友、吹水咖、讲八卦、耍无聊的麻吉,但是我们无法同时是恋人,这句很多余,但是我想写。细节就留在我们自己心中,但是我不舍得你们,你们不舍得我,这句不多余,我更想写。这样的声明,单纯是为了省口水,讲太多我也觉得累,但是我又不想敷衍谁。

我辞职的事,我身边的好友比较清楚细节,例如阿昏,想套她答案,请进贡限量版Hello Kitty来换取,不然你们要问我妈刘炳香也行,但是她比我更跳Tone,我算不到她会讲什么,就因为她是我妈,所以她的回答肯定充满主观看法,所以还是别去问她。

最后,对于我个人来说,这件事在我人生中起着关键性的改变,毕竟我没有做过其他工作,因此辞职信也不会写,到处问人,最后还是自己乱写。

我不想用懒忧郁的方式去写这篇东西,我选择了比较像我的方式,你懂我的你就懂,虽然某些程度上很像宇珩跟阿管的分手交代,我只是觉得那篇文章太经典,我仅仅向经典致敬。

今天是我在《南洋商报》的最后一天,谢谢出现在我娱记生涯中的每一个你,你你你你,在我心中,何止美丽。


By, 金靓

2 条评论:

葱头 说...

仅以最不不舍(没写错,就真的不不舍)的心情来表示有聆听到你最后的告白
聆听陌生人的告白感觉也真奇怪

Jin Jing 说...

葱头:

你留言,已是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