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17日星期一

新闻“X事件”。

写错“纵观线”的晴天霹雳,无论是开门见山的责骂,还是路边社传来的指指点点,纵贯线一夜之间变成我的紧箍咒,内疚与自责滚成头顶上的乌云,心情down了整个礼拜。

记者报道的Byline方式,真是“一念天堂,一念地狱”,人家要赞你有个目标,人家要杀你也有个对像。记者Byline是对新闻负责,说这句话的人,应该还搞不清楚新闻运作,就像生一个孩子不是“单”方面就行。

为什么会写错?哎,姐姐告诉你哦,这问题根本就是多余的!报纸出街了,错就是错,怎么解释都不会变成对的。以前我们家老总很残忍,写错字的报道会被“贴堂”,用很恐怖的红笔圈出来,贴在人来人往的采访部,路人抬头一看,盯着“XXX报道”,只有那位XXX会生不如死,其他没有登出名来的“经手人”,幸运地心知肚明就好。

痛过一次,真的会让人变得更加小心。那个自责与内疚不能让它们活太久,负面的情绪会影响工作心情,恍惚起来再错几次,到时真的要切腹了。如何杀死自责与内疚?我意外的用了一个很缺德但很有效的方法,就是听了比“纵观线”更荒唐的“X事件”!

我们家人手短缺到吊颈,我若放假,逼到副主编都要去表演“一打十”的采访工作,某天“直落三局”的记者会,3篇新闻让她写到凌晨3点,她向来挑错字最厉害,一个版若被她改,通常都是“血迹斑斑”,结果当天她累得几乎要拿牙签来撑眼皮,打出自己的名字报道后,竟然打出“摄影潘玮柏”!幸好当天排版编辑金星火眼改正回来,不然让“摄影潘玮柏”出街,也实在太夸张。

我安慰她幸好“摄影潘玮柏”紧急煞车,听说以前有同事误植“摄影姚长禄”,这个就是泼出去的水,搞到摄影组一班衰佬整天在喊“哇,我们组原来有姚长禄!”后来听混过雪隆组的辣椒说,不是记者的错,是排版的编辑在N次 Cut n Paste时闹出来的笑话。我说啊,那个“摄影姚长禄”旁边的记者名字,也一定想拿个褐色纸袋剪两个洞戴着出门,跟“姚长禄”一起去采访,压力都几大一下!

13 条评论:

波波 说...

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到眼淚都要“飄”出來~

phoebe 说...

我比較好奇的是,潘帥和姚長祿的本尊是誰rfrf

Jin Jing 说...

波波:

你要不要酱“感动”哦?



phoebe:

好问题,我也没想到咧!潘帅那单问我副主任啦,“姚长禄事件”相信已年代久远,问一些古董级人马应该会懂吧?

lck 说...

人誰冇錯,誰人冇過。

健偉 说...

byline我的名字要是誤植“梁朝偉”也不錯。

Jin Jing 说...

LCK:

善哉善哉。


阿伟:

摄影:梁朝伟。酱会不会很多无知少女“扑”上你公司看“梁朝伟”?

匿名 说...

哈哈,你也不用酱自责,在报馆写錯字是常有的,以前我改稿也会遇上鬼遮眼,怎样看都看不到那些錯字..

我都试过写:馬华前总会长蔡銳明..少了一個副,结果登出來..

撮影姚长禄事件,我知道..哈哈!

那么,安东尼大將军的事,你听说过嗎?

还有以前我遇过最夸张的,人家祖宗是河南,结果写成"荷兰"..

兵馬俑

Hapi 说...

hello... hapi blogging... have a nice day! just visiting here....

Jin Jing 说...

兵马俑:


是咯,鬼遮眼,你眼睛酱大还看不到错字,何况是我?哈!

那个前总会长蔡锐明可有因此“暗爽”一下?

河南,荷兰,傻傻分不清楚?

安东尼大将军的故事,有机会你跟我讲啦~

northborneo 说...

金靓,喜欢看你的博文。

我现在最期待你写刘德华陪妻奔丧的博文。加油!

Jin Jing 说...

northborneo :

前辈,谢谢你的鼓励!

等我明天咬紧牙根打完最后一场战。

冲啊~

fren's eye 说...

y no eason's thing? 偏心啊

Jin Jing 说...

Fren's eye:

自从去Eason的演唱会Stand One Night后,我超想blog的,奈何一个华叔,搞到我几来义山、机场两头飞,给点时间来,你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