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22日星期一

送走陈冠C。


今天傍晚在KLIA送走陈冠C,心情突然真的轻得可以飞!

真是害人不浅的陈冠C,让我的肩膀重得前所未有,那只《Shutter》里冤死的女鬼,我怀疑这几天一直骑在我肩上。我也渡过了晚上“累得睡不下”的境界,想到第二天依然要陷入天昏地暗的混战之中,真的很想一拳打晕自己好好入睡。一个陈冠C搞到同行姐妹们压力到荷尔蒙失调,生理期大乱,有人“早来”有人“迟到”,我很“幸运”的也在这个失调的国度里面。

三天内,破天荒独自开车去了两次机场,那个去了N次的咩咩还多转了机场两大圈,还是停到远远的车位,还有每次去机场然后却不会回KL的小恩子,我暗暗欣赏自己没有迷路开到“荷兰”去,尽管出发前有人笑我不知道会不会不断错失路口而因此回到永平。

在机场守株待兔是很累人的事,早上5点半起身,8点抵达机场,等到下午3点,最后才收到风说,人家CC和娇娇昨天就已经抵达,等了大半天,得到一个“空”字,接着又十万火急杀到酒店去继续等,途中开车开到打瞌睡“吓醒”自己,我在想是不是应该要为保险加额。

空等一天的疲惫,第二天咬紧牙关奋斗下去,在受邀采访名单内,举手点名举手点名排队排队,一再被提醒不要问不该问的问题,被当幼儿园小朋友的待遇,却连颗糖都没有,饿到忘记自己原来是饿的,从粉丝群中逃出来,飞车回公司写稿,上司塞了台相机来:“晚上的,去吧!没有选择!”我早算准了,不去才是奇迹!

9点来到夜店门口,一排可怜的同行坐在篱笆前,双眼呆滞。人来人往,闷热到爆炸,功夫妹无聊到表演咏春拳,大部分的时候是对眼前来周末狂欢的蒲男蒲女评头论足,胸一个比一个低,高跟鞋一双比一双细,标准夜店“玩咖”的打扮,各出奇招博人眼光,却也是千篇一律。我们在烟味飘飘的夜店门口等待,我等待晚餐的胃已经拿剑在刺,我们打算陈冠C一出现,闪他几闪镁光灯就走,却从9点等到接近12点,这臭小子才出现!走了,已经没有力气再挨下去,加上被阻进入会场,管你这个臭小子是不是在里面High到脱光狂欢!

终于来到送机时刻,5分钟之内就把他送走,他全程不发一言,故意戴耳机扮听不到,其实这样很好,我可以少写300字。“拜拜啦!”,在一片混乱中我突然向他挥手,他也挥手,小恩子傻眼后来问道:“他刚才跟谁拜拜?”我说我咯,她问为什么他跟你拜拜,我说因为我先跟他拜拜。我其实是在跟我的“女鬼”拜拜。

再见陈冠C,有事没事,请你不要随便来。喝!我要去吃寿司狂欢!

4 条评论:

phoebe 说...

乖乖。可怜噢~!阿雪那天也是为了这个自拍男(咦?听说我也爱自拍,choi!!)搞到一肚子气。

他最好还是找个山头躲起来个10年8年啦~反正他遗祸千年,都还有那么长的时间,至少在未来这段日子别来kacao我们啦~!

lck 说...

跟小芬子異曲同工。

Jin Jing 说...

phoebe:

别天真啦,陈先生说他得空就会来巡铺wor……

Lili很好笑,她说不止要跟他收广告费,还要给他两巴掌!(暴力到~)


LCK:

是的,陈冠C在大马搞搞震的三天两夜,我都跟小芬子“同工”!

eefui 说...

哈哈..人家就是有本事,有新聞價值,你嘛是為了要弄新聞才去等他(至少你老板是需要這個新聞的),大家各司其職,各取所需嘛, 從我是來你的blog才知道陳冠希來馬,就證明他是有新聞價值的,妳在這也是在幫他打免費廣告啊,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