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26日星期六

梁友妹的博士级记忆力。

开斋节期间很奢侈地放假4天,原本计划回家乡好好充电,回来时却感觉累透,原因是家里的“结构”有些改变……记得吗?我家多了一个老人家……

照顾老人家需要很大的耐性,照顾记忆力衰退的长者,更需要百分百的战斗力。梁友妹的记忆力跟刘炳香的思考方式异曲同工,属于“跳Tone”类型,她讲得出几十年前骑脚踏车翻落沟渠的糗事,却记不住自己今天有没有洗澡。

梁友妹洗澡已经变成我家每天的大工程,刘炳香下班回家的第一句台词就是:“阿妈,你冲凉了吗?”梁友妹的标准答案:“冲了咯!”接下来的十几分钟,两母女继续争论有没有洗澡的话题,无聊又累人。

后来,刘炳香想出了一个妙计,她乘梁友妹不注意时溜进她房间拿好衣服毛巾,再自己走到浴室,然后假装很慌张地大叫:“阿妈!阿妈!你来帮我一下,快点快点!”梁友妹就会傻很天真酱走到浴室里面,然后问刘炳香:“做么?”刘炳香以2.2秒的速度把门关上,然后才回答:“做么?脱衣咯!”刘炳香这个烂招用了很久,她很得意,她说至今从没失败过!

梁友妹爱整齐看不惯东西随便放,喜欢把东西叠起来,却走“混搭”风格,教人摸不着头脑,那天我亲眼见到饭厅横木上摆一个鞋盒,鞋盒里面有两把折伞,鞋盒上叠着空了的蛋糕盒,然而蛋糕盒上却摆着一张周杰伦《魔羯座》专辑,我们看了很“内伤”。

如果记忆力差有分等级,梁友妹的应该是博士级。忘记东西放哪儿,记不住事件也就算,每天出现在家里的人,她也会忘记,她跟刘炳香说:“有个女孩子,整天进去我房间偷内裤!” 于是,我大妹成了偷内裤的贼。那天梁友妹告诉我:“昨天早上,我看到你的床上睡着两个女孩子……”我听了心里发毛,3秒之后……切!那“两个女孩子”不就是我自己加我妹妹咯。回来KL的那天,一家人围着吃晚餐,梁友妹突然开口:“阿香啊,这3个女孩子原来是你的女儿来的!”刘炳香的饭,差点吃进鼻孔去。

我问刘炳香,记忆力不好会不会遗传,以后她老了,会不会也像梁友妹这样。刘炳香要我放心,她说她不会活到80几岁的啦!我说她活不到80几岁,因为她要活到100岁,我也叫她放心,到时我一定会好好用回她现在发明的烂招“对付”她!

3 条评论:

秀外慧中 说...

我公公以前也是醬,超搞笑的,不過老人癡呆癥是條漫長的路啊,很恐怖,一天一點失去一些記憶,最后連怎么呼吸都忘了,作為小輩,只能在旁邊陪他走完這程

走著的人,對自己的處境,沒什么感覺,
在旁陪著的人,只能痛并快樂著,默默的看他走向那道門~

Jin Jing 说...

秀外慧中:

都几无奈一下的……梁友妹还有很多危险动作,而且都不用替身亲自上阵,惊险过成龙电影。

好一句痛并快乐着,真是有欢笑,也有内伤的泪水。

eefui 说...

目前醫學界對這個病症知道太少..

為難了劉炳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