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27日星期二

淑玲嫁人了。


嫁啦嫁啦嫁啦


一个嫁不出,一个终于嫁,一个早早嫁。

5年前在阿蕾的婚礼上,我们有个约定,就是看谁最后一个嫁出去就是冠军!随着淑玲在星期日那天升级为“黄太太”,比赛正式结束,嫁不出的Jinjing胜利!

结婚果真是累人的事,还要加上减肥,淑玲在年头决定结婚时就开始积极瘦身(嘴巴很积极地说,也很积极地大吃大喝),看她穿上婚纱的魁悟身段,金刚芭比就是这么一回事,摄影师蹲上蹲下为求更好的角度,我好言提醒说,余淑玲小姐从幼稚园到现在都是一个汉堡包,不用这么辛苦找角度,因为圆形的东西,怎么拍都不会变尖。

我们5岁就认识,经历过那种“我不要跟你好”,“你不要跟我好我跟你妈妈讲”的幼稚岁月,再大一点各自爆发潜能,她在运动场上飞奔,我最喜欢看她跳高,一个女生能凌空侧翻2圈再落到垫子上去,对我等运动“零细胞”来说,除了尖叫鼓掌没有别的可做。运动场是她跟小蕾还有茹蔓的地盘,我不知道为何会跟这班运动员捞在一起,而我却是上草场就昏倒的窝囊。毕业时,有个不太熟的同学写给我的感言“十项全能的你,让人好佩服”淑玲不客气回敬“拍马屁拍到马背上去了吧?她根本就是运动白痴”!哎,有必要这么认真去纠正人家咩?

我们都是射手座,个性相近到追不到我的男生,会转去追她,喜欢她的男生也会顺便喜欢我,这样的事件上演过几次,我们都觉得这些男生真是难以形容。我们数学都不好,考试分数低到惨不忍睹,临考SPM前几个月,两人被数学分数从来没低过90分的小强活捉来恶补,到上考场那天,小强比我们还紧张。我们一起学画画,偷踏老师的脚车出去,满头大汗回来都不知道为了什么;我们每个周末一起经历“五连发夹弯”到巴罗补习,去跟别间中学的同学一起上课,长大后我惊人发现陈绍谦也在同一班补课,我们完全没有头绪也没有记忆。

我们都怕麻烦,结婚是件超级麻烦的事,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流行,结婚前夕要在家里摆自助餐请客,最要命的还要请卡拉OK,供亲朋戚友大唱特唱。婚礼前夕,淑玲打电话来喊救命,我杀到她家时,伴随着震耳欲聋的《又是黄昏》,在她家后院的水沟旁找到她,新娘子看起来奄奄一息,又不敢太大声说:“我躲到没有地方躲。”我说你躲去隔壁安娣家都没有人会发现的,反正外面那些都是她父母的K友,唱K大过天。就这样,我们为了躲避人群和噪音,几乎要爬出篱笆蹲到邻居的菜园去聊天,我很懊恼,我想若是我要结婚,下场应该也是这样。

虽说淑玲婚礼要求一切从简,我都看不出哪里一部分有“简”到。我陪着她凌晨3点起床,5点到她家陪她化妆上头,嫁到新山进门敬茶仪式到拜祖先,帮她拆头纱换掉白纱,下午再到婚纱店换晚装,累得她开始原形毕露,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偷换掉高跟鞋,穿着拖鞋健步如飞,我来不及拉她的尾巴,她即使穿着重重的晚礼服,身手却很矫健地爬上新娘车,让我想起她当年她在草场上飞奔的身影,尽管她穿上礼服时很认真地说:“今天我结婚,难得有机会让我斯文端庄一天。”

就这样,淑玲嫁了,她对我说:“明年的大年除夕夜,你自己保重。”可不是嘛,家乡热闹的烟花秀,从此少了一咖。请问,是谁发明嫁出去的女儿不能回来吃团圆饭的?真是岂有此理!

6 条评论:

淑春 说...

羡慕你们的友谊!!!
恭喜她嫁人了!!! 嘿~嘿,几时到你喔?

Jin Jing 说...

刘太太:

是啊,很感恩有她这样的好姐妹。

那个几时嫁人……真是个头痛的问题。

eefui 说...

男方更多麻煩,更多事情要搞,我朋友剛剛結婚,我們做兄弟的也跟著團團轉,last minute婚宴要開始時,竟然發生岳父岳母迷路的鬧劇,兄弟們飛車出去找,幸好還有找到,又在婚宴上揮手時,結婚戒指飛脫,大伙也是找得團團轉,最後在還了酒席的錢之後,被工作人員找回來~~
不過他是唯一一個朋友很enjoy婚禮的,很想要再搞一次~ 真是罕見!!

Jin Jing 说...

eefui:


结婚真麻烦!麻烦到爆炸!

健偉 说...

團圓飯幾時吃都可以啦~~有的兩邊跑。

eefui 说...

麻煩就不要結囉,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