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27日星期六

哎哟哟,笑到我要拿MC!

这个很绝!我在上班时不小心读到,笑到我写不到稿,笑到我要拿MC……

那些抱着爱之深,责之切的家长们,如果要骂我不正经,还是要骂本报被媒体巨鳄吞噬之后素质下降,又或者党报控制一堆的……先不要骂啦,等首要媒体收购南洋后才一次过骂。(我闪!)

*********

《哎哟哟南洋商报》

文:东林波波

新年前先是在南洋看到一则郑联科的新闻,读来读去不明白,那个算盘不管怎样盘算那条帐都大有问题。

幸好不久又登了条道歉启事,才知道原来是把人家的文告错当郑联科的。虽然是不可原谅,但想着也许新年人手不足,忙中有错,人家道歉了,新年流流也不好多事。

怎知道没几天,娱乐版也很够力下,那个写blog的艺人,照片明明是爱fm的佩银结果被介绍成碧枝,害我反复看了n遍还要找旧档案来确定自己没有认错人。

妈的如果这样也认错那我天天在facebook上面看到的是鬼呀?!

不过这个重大的错误我没有拍下来,因为老板逼我看了几个月的南洋后我从不喜欢变得有点喜欢这份报纸了,虽然有时意外新闻写得比马来报还烂但是大原则是有的。

得饶人处且饶人啦不好一下就煮死人家。

今晚,随手拿份旧报纸进厕所练功,妈的,看到这段,笑到不会停>>>>>




鸡饭怎样分男女?

曾经的第一大报竟然变成酱给我十分唏嘘。我还记得当年出道时有个女生如何以她有幸当南洋记者为荣,天天开口闭口就说我们南洋喔一定是酱酱酱的啦给我们全班肚烂到杯葛她。

这么一份让员工如此引以为荣的报纸,犯这样的错误是很得人惊的。难道要象光明酱一度成为小学老师用来让学生挑错别字的报纸吗?

就算编辑忙中有错,签版的阿头还是要付责任的。一份这么好的报纸,好心小心点处理,不要一直闹笑话可以吗?

(最后,没有错,这一条是在一路运功一路打出来的,哈哈我一心二用,经济效益很高的,嗯嗯~!!!)

(表跟你们讲了我的大功就来练成ing~)
PS:给侠女波波,不好意思擅自转载你的文章,但我实在情不自禁,哈哈哈!

5 条评论:

波波 说...

你要醬給我面子醬來跟我宣傳讓我給人家shoot我aksi咩?!(那裡有很好笑哦我都沒有讀到笑,滿肚子氣就有)

(不過你今早的那條好男人就給我笑到氣喘,好可愛的陳昇呀~!)(潛台詞:好悶的黃品源)(冇法度,對於不是那麼喜歡的人我會選擇性的歧視踐踏人家)

那就一不做二不休啦,還有這條其實也是射南洋的,最給我肚懶的是竟然有人講我像那個李繼香,拜託以後請找照片的編輯跟阿頭注意點,像這種放錯照片的事是會笑死人的。

一份這麼好的報紙,自己生蟲而死掉是很可惜的

http://donglim.blogspot.com/2010/02/blog-post_23.html

Jin Jing 说...

波波:


不要气啦!人生在世无非是让别人笑笑,偶尔笑笑别人。

来嘛,笑一个:)

你看了我的报道哦?喜欢吗?

波波 说...

你沒有看到這段嗎?

(不過你今早的那條好男人就給我笑到氣喘,好可愛的陳昇呀~!)(潛台詞:好悶的黃品源)(冇法度,對於不是那麼喜歡的人我會選擇性的歧視踐踏人家)

有。睜開眼睛等報紙來,第一份就翻南洋,先把main paper丟到地上,再在桌上攤開娛樂版找陳升。呵呵我笑到很大聲啦,這根本就是我想像中的陳升,我喜歡這種不歌功頌德很原汁原味的寫法你知道嗎?千篇一律的說演唱會,人人都有啦,作麼要看你的啫?

喜歡他的人,不會因為他的怪難搞而不喜歡他的。當年王菲夠串,但我還是愛死了她。

但是我也同情你的遭遇啦。我試過在訪問中途將公關和同行的編輯小姐因為她們若無旁人的大聲講大聲笑喧賓奪主而大聲把她們吼出去。

也罵過新加坡的一姐芳芳。還有一個常常訪問時心不在焉的本地女星(跟芳芳姐的老公的誰誰是什麼什麼的那個什麼,其他人猜不到不過你應該知道是誰哈哈哈哈哈)也是被我喝過還直接請她專心點因為我的時間跟她一樣寶貴,後來第二次她再來時真的態度有好很多

Jin Jing 说...

波波:

没事啦,我比你想象中坚强。哈!

我还被同事说我“内容很无聊,但是很好看”。

都几特别一下的形容。

波波 说...

特別,就是成就了
許多人寫了一輩子,還沒有給人感覺"特別"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