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19日星期二

滚球。

我明天又要参加保龄球比赛了。为什么是“又要”?因为我根本不懂得如何正确地将球滚出去,然而我却一年接一年地胡乱报名公司所举办的比赛,大摇大摆去赛场洗沟渠,后来我发现自己还不见得是杠大旗那个,最后一名还真是不容易给我拿到。

我想今年找些会打的朋友,好好教我几招吧,我自夸聪明伶俐,一点就通,不会太为难愿意教我的人,我两位队友皆是有望问鼎三甲之人选,我实在不想将团队分数拉得太难看,日子敲来敲去,终于在今天下午实现了我的“抱佛脚”行动,我随口问问队友辣椒什么时候比赛,她说:明天啊!哇,我还真完全没有去记住,我这种人……

我说,鸟兄还真的会选场地,我们两条球道的隔壁的风景实在吓人,一群穿着老虎纹T shirt的国家队球员在同个场练习为亚运会备战啊!我们瞪大着眼看人家热身,高喊口号互相加油喝!喝!喝!国家队的热身系统真是一流,我们随便扭两下就开始拿球乱丢,首席球员与我们这等咖哩菲,实在天渊之别。

我跟大发说,明天我们上场也学学国家队那样热身,还要喝!喝!喝!那样“谷”一点气势吓吓其他同事,大发没说什么,只是哈哈哈地笑,他不时偷看人家练球说,难得有教练在教噢,我们顺便偷师反正不用钱的,我觉得于事无补,人家的球滚出去是旋转的,我们的球直直冲出去,有时最后还要滚歪下沟渠,人家的球荡得高,无声无息滚出去瓶子全倒,我们的是“Tok”一声着地,有时手滑还要“Tok”几声,因为球是不小心跌出去的,侥幸的话还可以撞倒几个瓶。

多得大家的教导与鼓励,我有越打越进步的迹象,至少球下沟渠的几率少了,如果手力再稳一点,大发说明天我也有机会问鼎女子组三甲。只是,3局我也才有一个全倒,之前我可以一局打出2到3个全倒(其他的大部分洗沟),是因为我以前用的是拇指食指和中指那种错误的握球法,大发说那个是“鹰爪功”,问我怎么会用鹰爪功来打保龄球呢?我笑到瘫在椅子上。

我不晓得我这种不稳不稳的水准会得到什么分数,我只要确保自己不要连人带球冲出去球道就好。今天有一个球很神奇,有两个瓶子被我打到飞出球道落在左边的沟渠内躺着,只见大发狂笑说:“你实在够厉害!打到连瓶子都飞出来,明天全靠你啦!”怎么会这样啊?我边想边要拿起球再打,将球滚来滚去,球一直拿不起来,我问大发说:“这个球做么找不到洞?”说完才发现,我真的笨得可以。

大发之前说,赢球输球就看我的表现了,我跟辣椒说,我赢就是我孺子可教,输球就是大发教导无方,总之赖他就对了。就这样,临时抱佛脚的我们,再打完3局后半边身体开始酸痛,大发说明天若是“半身不遂”就各自保重。

明天,我们将会有怎样的成绩呢?此刻的我,半身酸痛并且期待着……

4 条评论:

eefui 说...

閣下的确是搞笑之人~~

Phoebe_HSW 说...

想當年……我的體育老師跟我打了保齡球后的評語是:“我懷疑那個球道跟你有深仇大恨,因為你每次都是惡狠狠砸下去,好像不打出個洞誓不罷休。”

從此……我就金盆洗手,世間再無球道枉死在我手下。

Jin Jing 说...

eefui:

更搞笑的发生在比赛当天……得空我再讲。

小废:

我好像有看过你在南洋比赛哦……

Phoebe_HSW 说...

一次,那次我专门去洗沟渠的,没有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