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3日星期日

葬礼上的匆匆过客。

我在伟铭外婆的丧事上,重遇这位纸扎店的师傅,距离上一次见到他,是在去年我自己外婆的葬礼。

约五十来岁的师傅,与妻子一同前来,妻子负责张罗纸扎品,师傅则负责写纸灯笼,写讣告贴在墙壁,以及画纸扎人。

我站在师傅身边看他写字,那一对写上“甲半有九,五代大母”的纸灯笼上的大字,宽扁,原来师傅是用排笔勾出来的,所谓排笔,就是以前我们上美术课,用来做干彩画用的,平平扁扁,拉过来拉过去,挺神奇的写法,好像打印出来的一样。

师傅说,纸扎店是父亲祖传下来的,毛笔字也是,他问我:“你相信我没念过一天的书吗?我从来没上过学!我的书是前世念的,今生今世留着用。”

师傅的毛笔字,写出来的尽是岁月的累积,我说相信他有三十年的功力,他停下笔想了想说:“三十年,不止咯……”

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书法,他说有一回在马六甲某家丧府工作,写着讣告时,一位老先生默默站在他身后看着,离去时拍拍他的肩膀,笑着说:“后生可畏。”

“我觉得奇怪,后生可畏?身边的人问我:你不知道他是谁吗?我说我不懂啊,原来,他是鼎鼎大名的沈慕羽!哈!在他面前献丑了,真不好意思!”

我问老板娘,纸扎店可有接班人?她说:“孩子咯,逼他们学!纸扎不容易做,很考功夫的,我们做了几十年,有自己的一套,有时工人不够细心,你有你做,我有我做,我们有试过,工人做出来的灵屋,整个倒下来啊!真是丢脸哦!”

尽管大家都说,纸扎店来到这个年代,已是夕阳工业,但是在华人民间信仰的传统葬礼中,又不见得是没落的行业。今天,人们日子富裕起来,华人讲究排场面子,葬礼也越搞越大,纸扎越烧越多,正如老板娘所言:“新年只休息了年初一,其他的日子,几乎天天开工,我们都是亲力亲为的,这份工是很累的。”

聊完后,我笑说:“半年前在我外婆的葬礼见过你们,这次又见面了,我不敢跟你们说”再见“啊!”

老板娘说:“生离死别,人生必经过程啦,都是迟早的事,看开就好咯。”她边说,手上的活没停过,翻了翻师傅刚刚画好的纸扎人,粘上。

我默默地看着她忙,我们再也没有说话。




3 条评论:

Car_carmen 说...

Hi Jin Jing,不知道你是否有这位纸扎师傅的联络号码呢?

Jin Jing 说...

carmen,

他的店在Johor Segamat红牌,出很多篮球国手的那个小地方。

他的联络我问了长辈,给一点时间,迟些时候我再这里给你。

你是不是也觉得,这师傅很有故事呢?

Jin Jing 说...

来,纸扎店师傅的联络。

Xiang Heng Trading

013-7260229
019-7808266
012-7033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