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19日星期二

我家两老的无聊生活Remix殃及池鱼。

昨天,刘炳香傍晚打来,用异常严肃认真的语气说:爸爸hor……

听她的口吻,我心沉了2cm,她继续:“爸爸hor,从芭里拿了两粒榴槤回来给我吃咧!”

X的……吃榴槤严肃个屁啊!吓到我!我知道她不是故意的,但是,就是搞不懂,为何要用这种语气来陈述一件这么无聊的小事。

她继续讲榴槤的事,她说芭里只有一颗榴槤树,是伯伯的(好像我不知道一样),没有很好吃、贵南叔叔的榴槤更没有水准、猫山王跌价啦,哈哈哈,一公斤跌到25块……(我实在不知道她在自high什么)。

轮到我向她打报告了,我说,让老爸拥有一台自己的手机,真是一个糟糕的决定。话说,我老爸几个月前,在刘炳香的逼迫之下,才使用手提电话这玩意儿,原始人用手机,遭殃的人,是被他存在手机里的联系人,就是我们!

几个星期前,我在上班时,手机响起,由于我刚换了手机,没了原始人的号码,一看陌生的电话,很自然就客客气气地接电话,电话那头竟问:请问金靓在吗?(怪,打老娘电话问老娘在吗?还有,此人声音如此熟悉。)我问:我是,请问你是?

只听见一把很无辜的声音回答------“我是庭发,庭发啊,黄-庭-发。”

我是被他激到…………………………………哎,幸好我心脏够强。

再来,几天前的周末,8点之前,一大清早,我电话又响了,屏幕显示:庭发。不妙,家里出了什么事?这么大清早,别吓我……

我故意用已经起床很久的声音,假装镇定问:爸,这么早,什么事?他劈头就问:你还在睡觉啊?哦,爸爸今天要去芭,要去运动运动一下,每天在家里很显,我有打给阿靖,她很忙,没有接电话……(OS:周末大清早,阿靖忙着睡觉,谁得空接你电话啦!)

我极度不耐烦问他:“有什么重要事吗?”

他答:“没有啦,我练习打电话。”

……

隔天,他又打来,我先发制人:“你每天都要练习的咩?”

我跟刘炳香投诉!她狂笑,真是我妈的幸灾乐祸。

2 条评论:

northborneo 说...

哈哈哈,有同感,有同感,很类似,很类似。

Jin Jing 说...

土地公:

你说的是练习打电话呀?你本尊?还是令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