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2日星期一

要过年了哈哈哈。

2012年终于都来了,为什么我说终于?因为人云亦云,大家都说今年会是世界末日,那个预言管他是几月,不瞒你说我还挺期待的,好奇怎么个末日法,地球沉没还是爆炸?(对不起,我不小心押韵了……)

圣经里有记载,上帝曾用大水毁灭世界,诺亚制造了方舟,动物双双对对被带上大船,在汪洋中漂流,之后放出鸽子,衔了橄榄枝回来……(下删N百字)。我从小就喜欢这个故事,诺亚方舟对我而言,代表着重生的希望,近来《诺亚方舟》被五月天拿去当点子了,阿信的歌词写得有点悲,但结尾仍然有一丝曙光,很射手的想法。

扯哪儿去了?对哦,我要说新年的事情。

我爱热闹,所以喜欢过年,这个理由有点奇怪,但是不管我就是喜欢过年。老人家跟小朋友才喜欢过年,还是因人而异啦,我爸爸在去年已出了馊主意,说不如新年期间,我们去旅行吧旅费他全包,去摩立海边咧,傻的,又不是夏威夷我才不要,我喜欢过年热热闹闹,他完全跟我相反。我想我俩的极端是环境使然,游子迫不及待回乡,在乡下的就肖想跑出去,正如我们以前还是“山姑”的时候,过年也是想尽办法往外跑。

这几天都在跟刘炳香煲电话粥,聊要买什么东西应节,团圆饭要不要吃盆菜啦,还是要吃火锅,新衣买了吗,新年的节目表要怎么安排之类的,新年需要筹备的,我喜欢这过程。谈到以前过年都会回外婆家的话题,总是感触良多,外婆的老家已经卖掉了,一众表亲也唏嘘,没回外婆家感觉少了什么。

回忆起外婆家,快乐之余少不了阴影。我拥有N个表哥,年龄相若的,只有我一个女生,不管是大家光溜溜一堆挤在冲凉房玩水,还是戴上拳击手套打Boxing,哪有我女孩子家的份儿?我记得有一年的中秋节,几个臭男生推推撞撞,撞翻了我的纸灯笼,当场烧个精光,小阿姨为了安抚我,立刻到街上卖个公鸡形状的给我,我还是哭个没完没了,公鸡灯笼是贵的,纸灯笼是便宜的,我就是要便宜的,只是当时我还不会说。

再长大一点,就可怕了。打从我在外婆家洗第一个碗开始,就曝露了我会做家务的能力。过年回外婆家,阿姨们挤在厨房张罗吃喝,我好像Kakak那样,被点来点去,还要伺候一群半裸打麻将的舅舅们,有次我问刘炳香,客家人是不是都大男人?刘炳香说:“不会啊。”我再问:“你爸爸是怎样的?”她想了想说:“好吃懒做。”我笑个半死。

刘炳香说,阿姨舅舅们的孩子都很小啦,只有她的女儿最大,帮忙做家务是很自然的事,不对哦,那群臭表哥好像都在扮酷,我怎么都想不起他们有帮过什么。刘炳香也想起,外婆的媳妇们个个也是十指不沾阳春水,都是女儿在忙翻天,我嗯喏嗯喏附和,以后我也要当这样的媳妇,翘着二郎腿等开饭,不然就在赌桌上大喊:“五龙!通杀!”

2 条评论:

葱头 说...

五龙,通杀!是我每个新年做的事和喊的口号。
我的新年不是新年如果没有这些。

Jin Jing 说...

葱头,

难得来留言哦~

五龙通杀,很过瘾啊!祝你来临的新年,杀个盆满钵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