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6日星期三

出书这件事……


出书不成,就出猫吧!

不下N个人问过我这个问题:你怎么不出书呢?

遗憾的是,问的人都不是出版商,也得谢谢打从心底问我这句话的人们,大概他们都觉得,我有丁点儿的资格,真是抬举。

我怎么不出书呢?这句话跟问秃子:你怎么不长头发呢?意义相去不远。不是我“怎么不出书”,而是平凡小女子一枚的我,怎么会出书呢?

从事文字工作的人,多少对“出书”这回事带有期待与憧憬,即便皆不是这般感受,总会有幻想过“如果有一天我出了书……”,写一本书,对我而言挺虚荣的,因为我确实做过这样的白日梦。

我要说一件关于出书的笑话。

若干年前,有个朋友对我说:诶!我不小心看了你的部落格,你有没有想过把文章集合成书,然后出版?

我知道出一本书不难,但是出一本值得读者拥有的书,不简单。我非得要一个强而有力的理由,不然干嘛浪费地球资源,重点是谁要买我的书?

当时,我压抑着我些许的兴奋心情,冷静地反问对方:整本书的方向与定位是什么?仅仅部落格的文章而已?人家凭什么买?出版商是谁?怎么宣传?出版量多少?

一连串的问题,好像几道雷,只见那只听雷的鸭子一脸无辜地说:“我不知道出书有这么多细节,我只是认识收费比较便宜的印刷商而已……”

之后,黄明志也问过我:你怎么不出书呢?我把这“比较便宜的印刷商”的故事告诉他,他边笑边说:“怎么这么惨啊?”后来他告诉我,他把这笑话跟何宇恒分享,何宇恒笑到失控。哎,我是要感谢这两位导演赏脸还是怎样?

再来一个。我在旧公司任职记者时,某一任老总有天一脸诚恳对我说:不如把你的专访集合成书你看怎样?这下子,说话的是堂堂老总,不是仅仅认识便宜出版商而已的泛泛之辈,这个建议,可行wor……

一个礼拜后,该任老总离职。这次不是笑话,而是一个他妈的经典!

所以,我学乖了,举凡有人来告诉我:你怎么不出书呢?尽管我晓得这句话包含了对我文字功力的肯定,避免再闹笑话,我已练到心如止水,出书?写冷笑话大全吗?

然后,前几天我跟某位著名填词人(著名到姑且隐藏其姓名)聊天,他问我不干文字工作后,文笔会不会退步啊?怎么不去报章杂志混个专栏来写?靠!有这么好混?我又不是管启源,我又不是洪瑞业,国内杂志专栏哪有我份儿呀?

他说:你去写啦!本地很多写专栏的,都在骗吃!我们随便在面子书撩几笔都有内涵过他们啦!哇……好有自信的填词人啊!心里素质够强。

朋友,我知道你们关心我,笔不磨会钝我懂,没想到你们比我自己更担心我自己,真令人感动啊!我会在这里安安静静地写点生活小事,舞台大舞台小,都是一个自由挥洒的空间,有没有观众都好,放心吧!我都在,一直都在。

9 条评论:

波波 说...

我也一直都在你处打转、冷笑、大笑、狂笑、偷笑。

Jin Jing 说...

波,

笑笑没烦恼呀!新年快乐哦!

northborneo 说...

啊呀... blog沒有赞鍵...只好写赞,赞,赞,赞。

Jin Jing 说...

土地公,

你很久没有来看我了。

也祝你,新年快乐,Huat Huat Huat!

ahfatt 说...

在部落格写当然好,小庙小菩萨,一亩三分地,自己写自己爽,有人来留言抗议你写的极端言论,滑鼠一按,删了它,多自在快活,哈哈~

lck 说...

我開始要變高調 高調到連周董都覺得我屌

Jin Jing 说...

阿发,

对啊,写部落格就像在自己家院子玩,善意的人们,无任欢迎。

LCK,

你不是不高调,只是“懒”低调。

大米 说...

妳出書,我一定會買。
雖然不認識妳,但是我經常會來妳的blog看詼諧生動的文字。

Jin Jing 说...

大米,

你也很久久久久久……没有来留言了,你好吗?

谢谢你一直以来给的鼓励,我默默感激:)

新年快乐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