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8日星期六

中年汉写的书,我爱看。

前些日子,姐妹报的小朋友对我说:我在新的一年,有自己的专栏咯!老板要我想一个专栏的名字,我还没想好噢!

小朋友的语气,带着很真挚的兴奋,听了也替她开心。

我曾经在报上也有专栏,我取名《说靓话》,凭第一感觉而取,简单利落。

或许是我习惯装镇定,当时被副总点名在6专栏上尬上角,明明心里有些高兴,但也给自己极大的压力,6专栏并列,就像去露天澡堂跟人比大小,说到底是信心不足。

国外文字工作者写专栏可过生活,本地文字耕耘者,表面上高呼:文字无价!实际上真是“无什么价”,作者选择掏出情感来写,早就超越区区几十令吉的回馈。

我喜欢看专栏文章,短打,适合临睡前翻阅,刘炳香热爱长篇翻译小说,她说越看越精神,她忘记了以前常常看到不想煮饭,女儿们的厨艺是被她操出来的,懒妈妈养出独立的孩子,我是绝对认同的。

最近我用了几个晚上看完了台湾综艺节目教父王伟忠的《我住宝岛一村》,有点不舍得看完的感觉,果真好书一本。

我很佩服文章写得好的人,尤其是那些看似路过“打酱油”的,偏偏书一本一本地出,真令我等专业文字工作者惭愧。

人称伟忠哥是台湾电视圈的大家长,近来也在电视上频频曝光,上上访谈节目,甚至跑到中国节目去当评审,有种“我也有东西秀噢!”的气势,这中年人还挺有趣的。

他的文章,用词简单真诚,书的文案也写得很有他的口气:旁人做媒体,开大饭店,他摆个小摊,做几个节目,写个专栏,每天都有好玩独到的发现……,下笔的人,懂得生活。

创意不就是来自生活嘛,正如伟忠哥所言:读者能看下去,不代表您的生活无聊,是因为您懂得让生活趣味化,就像创意从来不是发明,而是发现。

我庆幸我能读懂中年汉的文章,也悲哀感慨因读得出味道,事因自己青春不再。

我向许国伟提及这本书,也鼓励他多写吧,他认为,中年就不要再唠唠叨叨地写了,因为没有人喜欢看Uncle写的文章。

我说我看啊,他答:你的躯壳里,住着老人的灵魂。

大概,跟中年汉子聊多了,“老”也是会传染的。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