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18日星期六

岁月如飞刀,刀刀催人老。

“只有到了中年,人才能開放地、全幅地瞭解並享受自己的青春。”
 
 
杨照《所谓中年·所谓青春》序。
 
前阵子在看杨照、马家辉与胡洪侠的3人《对照记》,杨照以上那句写在自序里头的话,直击我心脏。

怎办,我又理解了中年汉的表达,真够悲壮的。
 
关乎中年,这个年纪的我似乎还是一列开往途中的火车,或许仅仅刚启程,但是所谓青春,绝对是上一个驿站。

记得我曾写过,青春是轻盈得察觉不来,只有在走过之后,突然一个恍然,才惊觉它已悄然离去。

人们常说:年纪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有颗不老的心。
 
曾经我对这样的说法,下意识地觉得废话一句,如今慢慢咀嚼,觉得还真的是那样,不然哪里跑来大器晚成的故事,几米也是在44岁才开始画漫画,想想,不老的心真的重要。

在新山生活了近一年,车上的广播频道,停在一个常常播经典歌曲的新加坡电台,每次听到那些年流行过的歌曲,感觉像回到了十几年前,在柔佛生活的旧时光。

年轻的DJ有时自然地说漏了嘴:刚刚那首是陶喆的老歌《流砂》……哈,那么邓丽君的歌叫什么?葛兰的歌,大概老得形容不来。

最近听到一首歌,林志颖的《戏梦》,听了好感慨。
 
“昨天华山论剑,今天决战京城,原来世界竟然这么小,去年你是天王,今年我是至尊,谁是谁非谁又能分清……”

小时候听这首歌,就觉得好听;若干年后再听,才听得出味道。
 
“岁月如飞刀,它刀刀催人老,再回首天荒地老。”
 
这句不解释了,一解释真的就恍如隔世,天荒地老。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