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10日星期六

财神道。


最近我喜欢上迦玛的文章,尤其是他所写的人物专访,是我看过最真诚、自然的报道,简单明了的写法,没有负担且直截了当。迦玛少用自我的方式去消化受访者的谈话,不太修饰的写法,就是一种属于他自己独有的风格,于是每位在他笔下的人物都真实得叫人发噱。

迦玛与林财神所做的专访,我边看边笑得飙泪,如此娱乐性爆灯的人物,连陈汉典都要靠边闪!

以下是摘录林财神在《号外周报》专访中的“经典语录”,生活苦闷的可以重复阅读,免费不收钱,真的,开心最重要,笑笑没烦恼。

爆笑指数:5颗星为满分。

财神道1~☆☆☆☆☆

“我是第一位向黄家定呛声的。输得那么惨,就别再选总会长了。(他当场同意吗?)当然不啦!很生气呢!根本不想回答我。”

财神道2~☆☆☆☆☆

“喜欢不喜欢,外面说马华党选,最大输家黄氏兄弟,第2大输家是蔡细历,我还算不上大输家咧。”

财神道3~☆☆☆☆☆

“(为什么你跟黄家定交恶?)他对我不诚实,他当副总会长时跟我说要做总会长了,需要一个基地,要我把雪州让给他,那我就让咯。他有求于我,我就帮他做说客。那时雪州势力,良实第一,我第二……有人放消息挑拨,这样便交恶了,我是蛮强的对手啦。有人说,我不是辩论好手,随他们说好了。”

财神道4~☆☆☆☆☆

“我的强点是朋友多,也比较敢。没人跟黄家定竞选,我就第一个跟他拼,翁诗杰可能就不敢。黄家定够资格做总会长,那谁都够,凭我们的水平,Anytime。”

财神道5~☆☆☆☆☆☆☆☆☆☆☆☆☆☆☆☆☆☆☆☆☆☆☆☆☆☆☆☆☆☆☆☆

“(马华会长理事会上用什么语言?)英语话语参参啦,我、燕燕,通常是说英语。林良实时代都是英语,那时叶炳汉就没什么出声……”

3 条评论:

eefui 说...

迦瑪的”馬華哀歌唱不完”也蠻好笑的,一種不是華人能寫得出來的特有的調侃文句.

Jin Jing 说...

我今天听迦玛的讲座,第一次听他说中文,一个马来人的华语,竟然是北京腔,说得比同场演讲的许国伟还要好,许国伟的福建腔华语……鼻音像伤风一百年都不会好……

eefui 说...

你搞錯了啦,那不是福建腔啦,是潮州腔啦,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