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16日星期五

青蛙的季节。

自然界很奇妙,每当天灾发生,风云色变时,森林里的野生动物必定本能式地逃亡,有说在动物的世界里,它们拥有预知大难的第六感,2004年的南亚大海啸,夺走上万条人命,动物界却不见死伤惨重。

不见死伤惨重,这句话说得笼统,只是人命关天,飞禽走兽就留给相关学者去研究。现在,我却好奇地想知道,在海啸中逃出洞穴的蛙类,最后的下场。

谁是我们的蛙界女王?相信舍她其谁。个子小小的她,不用撑杆,弹跳力却惊人,一起脚就飞跃到对面街,更严重的是还踩坏了跳板,同伴们好不容易建筑起的罗马,被她拆了城墙,缔造了叫人难以忘怀的蛙界记录。蛙界女王跳过街依旧风光,唯一度患上被害妄想症,自备胡椒喷雾防身,该胡椒喷雾品牌公司大概反应不过来,如果在国外,女王早就是代言人。

最近,有只懂得开坛做法的青蛙跳了出来,据说他呱呱叫了很久,跳出来是预料之事。这青蛙很有趣,他有次梦见青蛙王子的脸,他认为这是神明的指意,现在他却说被某领袖利用谋求私利,气得他非跳出来不可。只是他没有蛙界女王那么厉害,一跳便地动山摇,神明大概指示他,风湿痛就不要那么用力跳,暂时跳到中间去,也能为民服务啊!

其实,自3月8日那场海啸后,蛙类基于种种理由、原则、理念甚至苦衷开始跳来跳去,只是,青蛙边跳边呱呱呱地自辩,懂得思考的人类始终相信自然科学的逻辑,青蛙搬家极大可能是为了更丰盛的食物。当很多青蛙聚集在特定的时间乱跳,人类开始联想,这是不是一场海啸的前兆?别忘了,青蛙也有大量繁殖的季节,而这不定时的季节,至今已更迭了10次,并向第11季迈进。

我突然想起,童话故事《青蛙搬家》里的那只青蛙,是跌死的。



ps:又一原稿。我很怀疑自己,这种水准,大概是来骗稿费的……

7 条评论:

大米 说...

别这么说自己骗稿费。单就这篇青蛙文来说,绝对是我看到过的所有青蛙文当中最有意思的。你真的写得很好。

P/S:最近你好像比较少写你妈妈和你婆婆的搞笑事了,我很想念,以后请多多写.

northborneo 说...

我最喜欢最后那一句: 跌死的。

对自己要有信心。挺你!

我支持楼上的那位,好久没有搞笑故事。加油。

Jin Jing 说...

大米:

丑丑的青蛙,难得有你欣赏,哈!

有啦,刘炳香不久前跑去人家的灵堂,也是很happy酱跑回来,因为很多人赞她“十年如一日”,更多年纪比她小,却看起来比她老的安娣,一直问她怎么保养。

然后,她就一直笑嘻嘻,忘了自己在灵堂。



土地公:

OK啊?我刚看完你写的评论,我看得很用心,偷师ing……

匿名 说...

林海峰的talk show就叫“是但噏”,硬在後面加上“棟篤笑”是錯誤的,因只有黃子華的talk show才叫“棟篤笑”。

這類talk show英文是stand up comedy,黃子華是香港第一人辦這類talk show,他自己取了“棟篤笑”之名。後來林海峰也辦,取了“是但噏”,取之音譯,但也有意譯。

請查清楚再寫稿。

Jin Jing 说...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Jin Jing 说...

匿名:

谢谢你选择《南洋商报》,还如此认真找到我的部落格并且留言,我怀着感恩的心,好好回复你的留言。

西方的Stand up comedy是90年代黄子华引进的脱口秀,栋笃笑是他率先取的名字,要说他是“栋笃笑”的开山鼻祖也正确。

随后,林海峰、詹瑞文、许冠文、森美甚至是林以诺牧师纷纷加入如此脱口秀的行列,“栋笃笑”从最早的招牌,演变成一种归类与通称。

林海峰的秀,取名“是但噏·我愿意”,若按照你的意思,例句会变成这样:林海峰的太太彭羚因要照顾女儿,故不会出席他大马的是但噏。

我敢说,这个句子,如果不谙广东话者,真的不知道我在“噏”啥。我想用栋笃笑,明白的读者会比是但噏多好多。

我还是很感谢你选择看南洋,因为星洲、中国、光明都用“林海峰的栋笃笑”。偷偷告诉你哦,记者会当天,大家拿的官方新闻稿,也全都是写上“栋笃笑”。

你应该很喜欢林海峰吧?不然你不会如此认真执着,而认真执着的人,值得欣赏。

林海峰说,他很意外在大马也有粉丝,那天有两位粉丝还专程去机场接他,他记得他们的名字。

说吧,你究竟是Dickson还是Jennifer?

northborneo 说...

不懂你有没有看过,去参考前老总张木钦的见虎烧香、榴连当头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