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1日星期三

写在第7年。

再过两天,就是我记者生涯迈入第7个年头,感慨啊……

时间像肉包子打狗,一转眼糊里糊涂,乱七八糟地渡过了7年。我转向左边,看见任职不及一年娱记的阿昏,我老。我看看神台那几尊超过20年的出土文物,我等只在媒体圈活了7年的,大概是1年级的小朋友而已。

我的人生很不酷,安安份份地念新闻系,考进新闻培训班,被磨了6个月就推入“火坑”到现在。我小时候的愿望根本不是当记者更别说当娱乐记者。初中时,有个会算命Uncle告诉我爸,他说:看你女儿的面相,她长大会是在娱乐圈工作的人。我来不及问他我什么时候会告别这个圈子,那个Uncle在几年前心脏病爆发去世了,果然是天机不可泄漏。

Anyway,我依然喜欢文字工作,尽管我还有其他“半桶水兼还不至于用来赚钱”的雕虫小技,例如很多人说我声音很“善变”,我有时幻想是不是可以去当卡通动画的配音(何宇恒,你什么时候要拍动画?),我不晓得电视台有没有专门写搞怪设计对白的位子,做这个应该要会剪接……其实我看报纸最爱看的版位就是征聘分类广告以及卜告, 看完征聘广告后,我总会自问:不当记者,我还可以做什么?莫非就这么一路操劳做到被登在卜告为止?

我再过3天就要生日了,如此想法还真不吉利。

我就这样一直写写写,写了7年的娱乐新闻。我最大的缺点就是不懂得发问,很多问题在我脑海里思考过后,我会觉得“这问题关我屁事?”而作罢,我常看综艺节目学功夫,发现陈鲁豫也是来来去去几个问题行走江湖;我觉得蔡康永很厉害,那种行云流水的开场白,我学起来用在写专访前言, 改掉以前玩弄文字写来充版位的废话。这么多年,我还是最喜欢写人物专访,尤其是那些够历练的,我总在他们身上领悟许多,反省并感激生活。

我的7年就这么过去了,7年里我在天真中傻傻地长大。这仍然是一份好玩而且(应该)快乐的职业,只要不乐极生悲的话。

谨此,也献给我亲爱的培训班同学们与老师,这是我们的第7年。我很怀念在培训班的日子,那时我们很单纯,很快乐。

3 条评论:

moot 说...

不懂得发问? 去看哲学。

匿名 说...

阿Mooi,
“我也很怀念在培训班的日子,那时我们真的好傻,好天真。”

放个屁又7年,不晓得下一炮还会在这个圈子没有 ^;^

Jin Jing 说...

阿Mooi:

siapa ni?tulis nama lah lain kali,kelas amoi banyak,i tak tentu kau mana satu jek....

放个屁又7年……你是爱丽丝,对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