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4日星期一

旅行要跟对的人一起去。

秉持着“旅行要跟对的人一起去”的原则,此类出差式的旅游,仍然算工作,人家尽情玩乐,偶尔抛个笑弹开怀大笑,想想还得拿笔记本出来随时准备写字,又怎能尽兴?

无论如何,这半推半就的旅程,我还是回来了,我要强调是活着回来的,这说法一点也不过分。

我得承认我的外向与热情只有对待朋友才会展现出来,我并非“逢人熟”,天生慢热加上缺乏安全感,遇见陌生人,又怕场子太冷,心里极度想灵魂出窍,却又硬将自己拉扯回来,使劲地投入,装出很和善的样子来应酬,老外的热情与生俱来,我的友善靠后天琢磨,无法相提并论。

待人处事这码子事,我不想恶心地说我很努力,至少我以基本礼貌与尊重待人,这是底线。努力这两个字被用得很烂,我想起10个明星9个都说自己很努力,我常OS:铁棒磨成针,木棒只能磨成牙签,材料不对,怎么努力也徒然,那些自顾不暇又连累他人的,还是早点转行吧,当明星又不是当超人,世界不用靠你来拯救。

我想说我不是一个贪玩的人,但是又有点心虚,我爱玩不滥玩,尤其对未知的事物,射手座总是比别人充满着冒险精神与好奇心,一心想看一切事物会演变成怎样的结局,风凉的说法,叫看好戏,偶尔不安好心,就看碰到什么鸟事。

这趟旅程,鸟人鸟事也激起我在此着墨一番的欲望,一种米养百种人,而旅行是考验人与人之间感情的最佳方法,旅行的意义在于逼出真我,而真我就看对方接不接受。

我预设对方不接受我的“真我”,把话说在前头合理一些。在这位同行的同胞不接受我的真我的前提下, 在飞机降落在澳洲土地上,她就暂时忘记我是跟她一道来的同行。人在异乡,互相照顾,看她对每一位金发碧眼的人热情如火,我只能说:崇洋媚外没有罪,媚外的当儿,也不需要全程将自己的同伴当透明。我至今找不到她不理我的原因,我只是很费解,有次两人一同走回酒店,她蹲下绑鞋带,我停下等她,她抬头臭着脸对我说:你可以自己走,不需要等我!

我得补充,这是我们一同从迎宾酒会走回酒店房间,大约15分钟,两人静默不语后,她对我说的第一句话。

我俩前后大约有5天没交集,回程当天她突然问我:你昨晚睡得好吗?有没有休息到?当时,我们坐在布里斯本的百年历史古迹改建的酒店大厅等人接往机场,我相信百年古迹里,妖魔鬼怪少不了。

我和她的这场烂戏,血淋淋地前后上演了8天,难熬过我去烈日当空下曝晒,只能说怪咖无处不在,遇上了纯属我的不幸。

2 条评论:

波波 说...

那是来自哪里的极品?

Jin Jing 说...

西报,非我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