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20日星期三

女生宿舍的白痴少女时代。

那些年念大专住宿舍的日子,或许可以是许多人享受“无政府”状态的快乐年代。什么叫“无政府”状态,正是终于脱离父母的管辖范围,摘下紧箍圈的时候。

突然有想记录下来的冲动,不是那段岁月有多美好,有时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缺钱或生病时,并无什么甜美回忆可言,而是,当时的疯狂荒唐,天真近乎白痴的日子,在若干年后灵魂苍老的今天,想起还会忍不住傻笑……

好几位当红小说家,故事的年代背景正是念大学的“青葱岁月”(干嘛一定要用青葱?搞不懂),痞子蔡是这样,九把刀更是贩卖粉嫩青春记忆而发达的成功人士。本姑娘无意贩卖什么,书写的原因很纯粹,只为记录,再邪恶一点就是,公开当年白痴少女们的秘密,看看哪个资深白痴少女会有反应,嘿嘿嘿。

我们住在学院对面的老旧住宅区,虽说老旧,但却很抢手。房子是一栋杂物堆得乱七八糟的双层排屋,杂物堆前一点还种有一些花(或杂草),这堆不过膝的杂草是白痴少女们隐身的基地,这个待我慢慢说。

学生区的治安跟我们住的房子一样,都是走乱七八糟路线,房东夫妇很有安全意识地为我们这些亭亭玉立的白痴少女们加了道由天花板到地板的“防贼铁门”,可是防贼不防火,参观过此宅的同学都戏虐:你们住监狱,火灾了通通跑不掉。

是的,火灾非但跑不掉,尸体还可以以“打”计算,小小的楼下隔了5个房间住了12人,若不是那道多出来的墙,前面两间房的少女们,就是睡在停车房。住“停车房”的少女们,在入住第一天就有故事可讲,还记得晚上约八点,“停车房”的窗口“叩叩”作响,黑色玻璃的窗口,晚上若房内灯亮着,是看不到外面的,可是房内的一切,外面可是看得一清二楚!

少女的房间,可引来什么?没错,就是变态佬!少女阿宝勇敢走向窗户,一片玻璃之隔,她依然看不见窗外有什么,待她关掉房内的灯后,外头正站着一个“掏鸟”的露体狂。那件事之后,阿宝的结论是:宿舍随时都要准备一锅滚水!就这样。

这是发生在最前面房间的变态佬故事,事隔不久,轮到屋后的晒衣间出事。这一次中招的是同房的番茄少女,(为何叫番茄少女?因为她常穿着一件印有番茄图案的T shirt,就酱。)番茄少女晒在屋后的内裤不翼而飞,照逻辑而言,内裤太轻可能是被风吹走,但是向来谨慎的番茄少女,必定会把内裤用衣夹夹得紧紧,大家一致认定,内裤是被偷走的。

少女A:被偷掉的啦!
少女B:是啦,一定是,夹这么紧还不见,一定是被硬硬扯掉的!
少女C:扯去干嘛呢?
少女D:可能扯去当抹布。
少女E:扯去收藏大概……
少女F:偷去下降头,煮咖哩……

番茄少女崩溃尖叫:“喂!!!!!!!!不要乱讲!什么降头?什么煮咖哩!!”

那次之后,番茄少女一旦身体不适,大家就会联想到下降头与煮咖哩的事情,番茄少女从此烦不胜烦。


(得空继续……)

4 条评论:

波波 说...

为了看续集,我得留言一下免得你有机会说不写。
可是留了言,才发觉你这留言系统还不是普通的麻告烦啊

Jin Jing 说...

波,

blogspot的留言系统,不都一样吗?

lck 说...

根本就是:少女時呆

Jin Jing 说...

LCK,

搞不好你更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