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12日星期日

中骂!

那天打给刘炳香,问她有在电视上看到我吗,结果换来她一顿臭骂!

刘炳香是谁?没错,她是我爸爸的老婆。酱讲大家会不会误会我爸爸有N个老婆,然后我又不是刘炳香亲生的?没有没有,我爸有刘炳香一个就够,而且是非常够力的够!

话说那天兴致勃勃地打给她,就我也认为很丑的卷发被她狂鸟一顿!也是的,的确是不好看啦,但我以“受害者”身份被痛骂,刘炳香这安娣也实在是在我伤口上狂妄地撒盐。

我:刘炳香,有看到我上电视吗?

刘炳香:嗯……做么你头发酱的?没有人跟你讲很丑咩?做么要弄波浪?吓?(开始不爽ing……)

我:是啦,我也不喜欢,可是造型师讲很可爱wor……(来不及说完……)

刘炳香:可爱个屁!老到要死,整个安娣酱,旁边那两个朋友(yuki+嗅吠)不懂几美,还有珈琪,整个人很亮丽,人家都没有卷发,几美啊,我朋友打电话来讲看到你在电视上,要不是字幕有打你名字,她都不懂那个卷发的安娣是你!几恐怖啊!

我:哎哟,你以为我想咩?造型师帮我弄的,难道弄好了讲不要,叫他跟我拉直,得罪人咯酱,我又不是大明星,哪里敢酱wor……

刘炳香:上次你上八度空间的时很美的啊,这次跟你弄波浪头,整个五官都不清不楚,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整个头就看到那个丑到半死的大波浪,我跟你讲啊,下次再上节目,千万不可以再弄卷发,不适合你的,如果造型师要帮你弄,你就坚持说直发就好,知道吗?(语气还是很不爽……)

我:哦……昨天家娱频道也是有访问我,叫我讲筹备娱协奖的事……(还没讲完……)

刘炳香:有没有弄卷发???不要又来多一次啊!(急躁ing……)

我:没有没有没有,现场临时的访问,没有造型师在场的……

刘炳香:不准你电头发!不用想电!

我:哦……

刘炳香:表讲了,我要睡觉了,拜拜!

我:哦……

这么多年以来,我发现刘炳香真的是以貌取人的视觉动物,从小到大,我不乖或是功课退步好像都没有被她骂得如此凄惨,就我的头发问题,她很是在意,我也好几次因没有征询过她的意见去大改造型,结果下场往往衰到几乎连饭都吃不下。

初中时超想剪男子头,觉得很帅啊,一直留长头发很没个性,屡次跟她提起说要去剪,结果都是换来她那副“有种你就去试试看!”的态度。有天她回了娘家,我觉得机不可失,于是冲到理发店去把头发削得短短,短得像阿Boy,剪完头发回家就睡了一觉,刘炳香回到家,一见到我便大吼:“你的头发咧?做么变成这样?三八到死,趁我不在就去剪短短,还以为很美!”之后我都不晓得被骂了几个礼拜,一直到她顺眼为止……

有时想想,这么大个人了还不敢去乱剪头发因为怕妈妈会骂,其实我是怕的,机关枪+连珠炮+手榴弹日夜轰炸,我怎能不怕咧?

5 条评论:

秀外慧中 说...

你很好了啦,我朋友都打電話來酸我,講很多如“哇,妝很濃叻,很像人妖!!!”,“做麼你上鏡好像老了幾十歲醬…”。

程大豬播電話一來就給我殘酷一擊,她
講:“嗅廢,你好像走光窩…”嘿,無聲哭泣中……

那晚本人本來決定以鴕鳥心態拒絕打開電視,以不聽不看不理以避開一場浩劫,結果叻,聽了豬播的話,馬上沖著下去打開電視,就為了確定自己到底是不是走光,最後一掃到電視上自己那幅尊容,腦海只想到天山老妖4個字。

最後的最後,本仙女只能躲回房間,花一整晚的時間黏補我破碎的小心靈……

程珈琪!!!我要精神賠償!!!

Jin Jing 说...

是的,这种心灵创伤,程珈琪要如何弥补呢?

eefui 说...

程珈琪這個名很熟悉,報新聞那位嗎?

Jin Jing 说...

没错,就是她,ntv7闪亮主播--Bling Bling程珈琪!

eefui 说...

哦~請問是大胸部那位嗎?:p (抱歉,比較少看ntv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