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30日星期日

老板结婚了,Yeah!

结婚本来就是一件很累的事,纯粹当一个来“帮忙”凑热闹的鸡婆角色,也令人累得魂飞魄散。

尽管眼皮累得有几公斤重,老板结婚这回事,我们这些跟他“一路走来”的朋友,打从心底依然是替他开心的,尤其是看到他呵呵呵地笑得眼眯眯的时候,老板娘被逼供两人如何擦出爱火的“根源”时,被老板搞得峰回路转的恋爱过程,拖泥带水、慢慢吞吞的老板,让老板娘一度想拿刀捅死自己,嘴巴边骂:“你们怎么会有这么Cheap水的老板!张绪庄真是个Cheap水的人!”老板娘,你还不是心甘情愿地对这个“Cheap水”的张绪庄Say Yes?(这句“Cheap水”是我这趟去麻坡的收获之一,学到了一个新的骂人字眼,哈哈!)

我们三个硬是要当“兄弟”的“姐妹”玩得很开心,当帮助老板一关关“杀”进新娘房门,把老板娘牵出来时,就觉得原来当兄弟的成就感也不差。那塞小辣椒的面包、一开就乱射的可乐、掌上压、用屁股写字……姐妹团出的考题还真的是没啥挑战性。也对,反正又不用我出马,我们3个只负责捣乱,叫嚣呐喊“冲啊!!!!”与一般兄弟硬闯进新娘房,吃辣椒这种好料当然留给“男的兄弟”啦!


总觉得结婚离自己还是很遥远的事,虽然老板说:“不会啊,转眼就来到眼前。”顺其自然吗?就像12345678……(这个是经典的形容,当年问老板为何会与老板娘谈恋爱,他就说是自然,自然得像12345678……)总觉得一班学运时期认识的朋友,抱着改革的理想,做着苦不堪言的傻事,总觉得这些“猛人”,忧国忧民的人生大蓝图,好像“Road To Putra Jaya”(是你是你,不要闪,李凯伦,我是在讲你!我实在为你操心……)、参选获胜当YB才是终极目标,而婚姻有被规划在内吗?

也许这也是个人一厢情愿的想法,当年大家对为许多事情握紧拳头愤愤不平,觉得我们正忙着很多“伟大而有意义”的事啊……若干年后的今天,个个冲锋陷阵的战士、前锋抱着小孩脸上洋溢着母爱光辉,理想与斗争相信依然,人生却在不知不觉中走到一个地带,被施了一种叫作温柔的魔法,我这个脑残方才恍然大悟:“原来很猛的学运份子也是会结婚的……”




一班当兄弟姐妹的“咖”,说要玩接花球游戏,又扭扭捏捏起来,很潇洒站出去装着一副要接花球的样子,其实内心也在想:Cheh,我才不要去接,搞到自己很恨嫁的样子!结果老板娘的花球“噗”的一声,在没人伸手去接的情况下,重重摔在地上,四分五裂,只听见老板娘凄厉地喊着:妈的!我的60块……”

吴仲顺偷偷跟洁~媚~说:“其实,我要接是接得到的!”看来,我们这班人也很Cheap水一下!哈哈!

6 条评论:

eefui 说...

我是住麻坡的麻坡人,但也沒聽過"cheap水"醬子的形容咧... =_="

Jin Jing 说...

我老板娘是北马人,她嫁来麻坡,“cheap水”是北马人用来骂人的话,但这句话确实是我在婚礼听老板娘骂她老公学到的,哈哈!

eefui 说...

哈哈~~原來是北馬的用話,不怪得沒聽過!我們麻坡的華語可沒這句!

eefui 说...

你這位潔媚是不是在”獨立新聞在線”-”獨立專欄”之”少不更事”那位作者-黃潔媚?

Jin Jing 说...

eefui:是的,就是她,黄洁媚小姐。

JM:喂~老友,你的读者哦~我跟你讲加油!哈哈哈!

Doraemei, Petaling Jaya. M'sia. 说...

cheap水老板但不cheap的老板..的员工:

开心到ham酱! 哈哈哈哈!